四海 1.23 投桃报李

作者:熏香如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董太后又道:“‘兄终弟及’。我儿既已继位,王美人所生贵子,终归与大位无缘。想必已孕‘麒麟子’的灵思皇后,此时亦能看开。此(贵)子,当性命无忧。假以时日,还需劳烦我儿,授予封国,令其安身。足可告慰先帝在天之灵。”

    新帝轻轻颔首:“这是自然。”平心而论。先帝能传大位,善待其子,亦是投桃报李。

    正如董太后所言。先帝在时,多有废长立幼之心。彼时,王美人所生‘贵子’,尚有机会继承大统。奈何先帝临终遗命,兄终弟及。为平衡各方,蓟王又力排众议,策立何后所生皇长子为太子。时至今日,贵子再无机会。何后当可安心。更何况,今又身怀‘麒麟子’。论尊贵,王美人所生皇次子,焉能与何后腹中麒麟嫡子,相提并论。

    至于腹中麟子,种出何处。或早或晚,必有定论。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终归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见时机已到。董太后似漫不经意,随口一说:“先帝北巡前,本欲擢升大司农曹嵩,为太尉。诏也已拟定,然事与愿违。自陛下继位,朝政一切如旧,未有丝毫折损。日前,大司农子,曹操,领兵平定东郡,颇有战功。何不‘父子同赏,以成佳话’。”

    来时便知宴无好宴。新帝不动声色:“依母亲之意,曹嵩父子,当授何职。”

    “曹嵩当为太尉,曹操可为兖州牧。”董太后脱口而出。

    新帝深看董太后一眼,略作沉思,这便应允:“当如母亲所言。”

    董太后展颜一笑:“父子同朝,佳话自成。”

    新帝亦笑。然表情中却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稍后,董太后乘胜追击:“前五官中郎将,西园中军校尉孙坚,奉命重返江东,募兵讨贼。今荆、扬等地,群盗皆灭。陛下当调回京畿,委以重任。”

    “孙文台,江东猛虎也。”新帝知之甚祥:“母亲可知。数日前,孙坚豪掷金珠二十亿,经蓟国豪商田韶,买来一支明轮船队,大小船只,十余艘。”

    “孙坚家资,竟丰厚如斯!”董太后大惊。话说,若非分得先帝销金窟内半数资产,董太后卖官鬻爵二十载,身家尚不如孙文台。

    “传闻,金珠皆是抄贼寇巢穴所得。孙坚以为是不义之财,故虽堆积如山,却熟视无睹。索性兑给蓟王,一了百了。孙坚亦有言在先:普天之下,能将‘不义之财’正当其用者,唯蓟王一人耳。”

    言及此处。董太后先是会心一笑,又略显自惭形秽。勉强开口道:“孙坚乃真豪杰。”

    新帝点到即止:“乱世初平,百废待兴。卖官鬻爵,可休矣。”

    “陛下所言极是。朕……已尽知。”董太后焉能不知。新帝乃是借孙坚之举劝谏,莫再积“不义之财”。

    知子莫若母。母子之间,又何必多言。董太后借家宴,名为曹嵩父子、猛虎孙坚求取高位,实则助长董氏外戚之权势。而新帝亦借此事,与董太后讨价还价。换取太后不再卖官的承诺。

    各达目的,各取所需。温馨家宴,其乐融融。

    待罢筵。新帝起身告辞,太后自命人恭送不提。

    待新帝乘兴返回玉堂后殿,程中大夫已恭候多时。

    “奴婢拜见陛下。”得新帝宠幸,程中大夫姿容日盛。

    新帝百看不厌,伸手搀扶:“朕有言在先,四下无人,当自称‘妾’。”

    “贱妾知错。”程中大夫年纪虽长,然在新帝面前,却宛如怀春少妇。举手投足,娇媚无限。

    “饱否?”新帝吐气笑问。

    “涨也。”程中大夫笑答。

    “朕当亲试之。”新帝正欲将其抱入龙榻,忽随口一问:“太后偏殿豢养逐鬼童子,此事知否。”

    “此事人尽皆知。”怀中程中大夫媚眼如丝。

    “童子何人所选。”新帝吞涎又问。

    “乃掖庭令毕岚。”程中大夫又答。

    “闻太后亦常亲手喂养。”秀色可餐,新帝已急不可待。

    “何止太后?”程中大夫,勾魂夺舍:“贱妾亦‘常来常往’。”

    “大胆。”新帝眸中欲焰,一点即燃:“程中大夫不顾朕之饥,竟先喂食他人。”

    “陛下意欲何为?”程中大夫明知故问。

    “朕欲‘童口夺食’也!”

    蓟国长安城。

    遥见王宫车驾抵达。长安令甄逸,携属吏列队相迎。

    “拜见贵人。”

    彼时为披香博士,今为昭阳贵人。后人曰:“旧巢共是衔泥燕,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过如此。

    蓟王寝宫,名“合欢殿”。故蓟国有民谚:“夕入合欢,朝出贵人”。亦是指此。

    王妃所居,曰“凤凰殿”。左国令士异,将受封“兰林贵人”,居西宫“兰林殿”。王太妃自居“增城殿”。西宫三殿,“增城殿”居中,“昭阳殿”与“兰林殿”,一上一下。

    须知,蓟国王城,东、西、南、北,四宫,以“回”字形相连。西宫走向乃“南北竖立”。三座宫殿,皆“坐北朝南”。并非“坐西向东”。四宫八殿,皆坐北朝南。切记。

    所谓“南面称尊”,“北面称臣”。宜当“相其阴阳之和,尝其水泉之味,审其土地之宜,正阡陌之界。”择风水宝地。

    “明庭免礼。”穆贵人天香国色,贵气逼人:“此来乃为‘兰林殿’择选宫人。夫君大婚将至,宜早做准备。”

    众人躬身答话,无人敢平视:“喏。”

    长安宫中,多西域诸妃陪嫁女眷。后又有倭人贵女百人入选。先前,穆贵人往来二宫,传授汉宫仪。最初那批西域女眷,皆已修习完毕。正分批迁入蓟王宫,补宫人之缺。女眷来历,也已查清。皆出身西域五十五国王室,本为媵妾。辈分年龄虽有参差,然却合乎礼法所规。至于年龄,对蓟王而言,更不是问题。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

    然为入蓟国,又何须人辇?

    俗语曰:“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为能早日入选,女眷们颇多用心。未曾有一日倦怠。穆贵人依次遴选,颇为满意。

    王宫车驾列队宫门。入选女眷与各自好友,洒泪而别,又满怀希冀,登车远去。

    骏马香车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王宫一入深如海,萧郎本就是路人。

    与我何干?【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