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作者:绾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快更新清妾最新章节!

    虽然弘晖等诸位阿哥是四爷的血脉传承,四爷在意着,也用心培养着,但是到底这些粗胳膊笨腿的小男孩儿是不如粉嫩嫩、软嘟嘟的小格格更招人疼,尤其是李氏日日耳提面命的交代她要和四爷亲近,所以四爷这个很少能得到孩子们亲近依赖的父亲,自然而然就更加偏疼茉雅琦这个娇嫩如花的小格格了。

    她实在是一刻都不想待在室外丢脸了。

    四爷也紧跟着就追进了上房,同时还将要跟进来伺候的诗兰等人都留在了外面。

    “这时辰,您该回前院房去处理政务了吧!”尔芙没好脸色地瞪着紧跟着自个儿身后如甩不掉的尾巴似的四爷,咬牙问道。

    不好,这妮子是真的恼羞成怒了,而这种时候,他绝对不能将这个害羞的小妮子逼得太紧。

    ——这是四爷和尔芙相处多年,一点点摸索出来的经验之谈。

    想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子,顺着尔芙的话茬,含笑点头道:“爷倒是也想和你多在一块待一会儿,不过前院房里还有一滩事等着爷去处理,所以也只好委屈你了。”

    说完,四爷炫耀似的勾起腰间挂着的玉佩,轻轻地摇晃了两下,迈步往外走去。

    尔芙看到他如此孩子气的幼稚举动,半是甜蜜、半是无奈地摇摇头,却到底还是送着他到了院门外,目送着他和苏培盛等人的身影消失在石子路的尽头,她这才转身回到上房里去。

    相比每日都忙碌不停的四爷,尔芙确实是清闲不少,但是也有很多正事要处理。

    比如核算账目,清点各处产业出息,检查后院小格格们的功课情况。

    因为要张罗着乌雅赫赫进府的相关事宜,一连几日,她都没有腾出工夫往听风楼那边走动过了,也是该过去瞧瞧了,免得小七和茉雅琦两个小格格起了玩闹想法,不好好跟着孙嬷嬷学本事。

    听风楼里,刚刚在孙嬷嬷的指导下,练了小半个时辰的琴艺,连午饭还没吃。

    二人一瞧见尔芙领着拎着食盒的诗兰过来,不由地露出了满脸喜色。

    别看孙嬷嬷这个人平时性格随和温善,一身琴棋画和治家的本事,更是让小七和茉雅琦心悦诚服,但是她也有唯一一个缺点,那就是她这人上起课来就如同变了个人似的,那是一种描述不出来的严苛。

    今个儿,二人就是因为疏忽被罚了,早起用过膳就跟着孙嬷嬷练习琴艺,她二人现在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见到拎着食盒过来探望的尔芙,怎么可能不欢喜呢!

    不过了解孙嬷嬷性格的尔芙却没有打断她们上课的氛围,而是果断地站在了听风楼的门口,一直等到厅堂里响起孙嬷嬷准许休息的声音传来,她这才迈步走进了听风楼,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将拎着食盒的诗兰留在了门外,更是抬手制止住了小七和茉雅琦要围上前来的动作,笑着走到孙嬷嬷的跟前,颔首一礼道:“嬷嬷,辛苦了!”

    孙嬷嬷不是不懂规矩的人,她微微侧身,屈膝还礼道:“福晋,您太客气了!”

    同时,她满脸恭敬地让着尔芙来到偏厅里坐下,并主动招呼了还留在厅堂里傻站着的两位小格格一块过来了。

    “这两个丫头还算听话吧!”尔芙坐定后,故意不去瞧苦瓜脸的二女,含笑问道。

    孙嬷嬷闻言,抬手指着一旁饭桌上根本没动过的午膳,带着几分请罪意味的答道:“格格们的天赋极好,只是还是有些坐不住,所以今个儿奴婢就壮着胆子罚了她二人不许用午膳。”

    “哦,这是为何呢?”尔芙笑着摆摆手,示意孙嬷嬷不必如此紧张,笑着问。

    孙嬷嬷也不遮掩,直接就将茉雅琦和小七在琴房里小动作不断的事儿给说了出来。

    “既是她们不敬你这位先生,有错在先,那你就该罚她们,要我说,嬷嬷还是罚得太轻了些。”尔芙闻言,眼神冷森且凌厉在小七和茉雅琦的脸上划过,见她二人皆低头躲闪,却并未想要分辨一句,便知道孙嬷嬷所言不虚,她有些不高兴地敛了敛袖摆,垂眸说道。

    不过作为额娘,她还是会心疼被罚饿肚子练琴的小七,所以她又配合着孙嬷嬷教训了小七和茉雅琦几句,便将话题给拉了回来,主动提起让两个孩子先下去吃些东西垫垫肚子,稍后再继续练习琴艺的事儿。

    孙嬷嬷也明白这些小主子身份尊贵,不同她教导过的小宫女,便也点头同意了。

    “既然你们先生同意了,那你们就先下去吧,该吃吃、该喝喝,累了就休息片刻,只是晚上多抄写十篇大字就算是惩罚了,以后若是再让我知道你们上课不用心,别怪我让你们去宗人府里学规矩。”不过这黑脸还要继续唱下去,不然就小七那个性格跳脱、贪玩爱热闹的丫头就更不将孙嬷嬷放在心上了,所以尔芙仍保持着那张冷死人的脸,面无表情的教训道。

    说起宗人府,这宗室子孙就没有一个是不心惊胆战的。

    别看茉雅琦和小七都没有去过宗人府,但是往日和堂叔伯家里的姐妹聚齐闲聊时,也听说过不少令人乍舌的消息,如暗无天日的黑牢,如生冷坚硬的黑面饼,如随处可见的老鼠蟑螂……二人听尔芙说起要送她们去宗人府学规矩,齐齐打了个冷颤,也顾不上表示对孙嬷嬷的不满了,对着尔芙和孙嬷嬷屈膝一礼,便慌里慌张地往听风楼前的偏厢跑去。

    “福晋,这宗人府是拘押犯错的宗室子弟所在,并不管教授规矩的差事。”孙嬷嬷是个有些古板的老嬷嬷,她并不知道尔芙说那话是在吓唬两位格格,还以为尔芙是不满意教学进度,所以待两个格格快步出门后,孙嬷嬷便忙开口解释了一句,生怕她稀里糊涂的闹出什么笑话来。

    对此,尔芙笑着摇摇头道:“嬷嬷,我自是明白宗人府不管教授规矩的差事。

    不过小七和茉雅琦这两个孩子是从小就被四爷宠惯着长大的,性子野、贪玩爱闹,更有着无法无天的跋扈劲儿,在这府里头,要是不早早就给她们头上戴上紧箍咒,您这也不好管教,我虽然是不希望她们被规矩约束得缩手缩脚,全无宗室女的大气洒脱,却也不希望她们成为无法无天的骄纵女。

    说句有些大不敬的话,这宗室女的身份尊贵,却注定是要和亲蒙古藩王,到时候这爱新觉罗的姓氏,帮衬不到她们半分,也不能带给她们尊荣,反而还会让她们被那些蒙古贵族排斥,那时就唯有指望她们自个儿了,有一个讨喜些的性格,总比盲目地骄矜跋扈强些。”

    这话到最后,尔芙不禁有些哽咽了。

    虽然她知道待到小七议亲时,四爷已经登基,想要保住小七这个格格不远嫁,并非什么难事,但是从她来到这个时代开始,她就对一句话感触颇深,那就是世事无绝对,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比如小七被那些来京城朝岁的藩王相中求娶,再比如小七脑筋出问题的看重了草原上的藩王子弟……这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能会出现,与其到时束手无策,还不如早早准备好,俗话说有备无患,何况即便是小七能被留在京中,她也希望小七和未来夫婿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佳人,而不是生搬硬凑的怨侣。

    孙嬷嬷是宫中老人儿,她不到十岁就跟着宫中嬷嬷学当差,这三十余年里,她不知见过多少皇室格格被赐婚蒙古时候的那副绝望样子,对尔芙所言,虽然说不上是感同身受,却也是深有体会,更是佩服尔芙的远见。

    那些自认高人一等的皇室格格,为何多数都落得婚姻不幸的悲剧收场?

    ——她们这些宫婢闲暇无事的时候,也曾胆大妄为地探讨过这问题。

    因为总不能是各个宗室贵女都碰上人面兽心的渣男,经过她们的探讨发现,其实这些宗室贵女更多都是输给了她们那有些荒唐可笑的矫情做派,在这个出嫁从夫的年代,既是嫁入夫家,又如何摆宗室贵女的威风,这世间男子多是受男尊女卑思想影响,初时或许还能勉强忍耐,但是长久下来,必然会选择更加体贴周到的小妾去作伴,最终那些傲气自负的宗室贵女就只能落得独守空房的下场罢了。

    现在很显然尔芙是看透了这点,所以早早让小七和茉雅琦学会如何放下架子。也许现在看来,两位格格的生活不如其他宗室贵女活得恣意、随性,但是却能让两位格格获得更加幸福的未来,以短暂辛苦换取未来幸福,这生意绝对是稳赚不赔。

    想到这里,孙嬷嬷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拍着胸脯保证道:“福晋,两位格格交到奴婢手里,您只管放心,奴婢定然会尽心教导。”

    “那我就放心了,劳烦嬷嬷费心。”尔芙笑着颔首道。

    说完,她又去偏房里看过小七和茉雅琦用膳,亲自盯着宫婢给两个手指都磨得发红的可怜丫头上好滋养皮肤的药膏,免得她们那双纤纤玉手都留下茧子,最后还陪着两个丫头在听风楼前的小庭院里散步减压,待到孙嬷嬷那边召唤二女继续上课,她这才让诗兰拎起空空的食盒回了正院。

    诗兰拎着食盒,亦步亦趋地跟在尔芙身后,小声嘀咕道:“格格真是太辛苦了。”

    “辛苦?当初你被我额娘伊尔根觉罗氏从街边带回府,跟着那些严肃刻板的管事娘子学规矩的时候,可曾说过辛苦,可曾觉得委屈,或者是可曾想过偷懒?

    比起你们,小七和茉雅琦已经太幸运了,生来就含着金汤匙,身边更有奴仆婢女环绕伺候,连穿衣洗漱这些事都不需动手,真可谓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得是美味佳肴,穿得是绫罗绸缎,现在不过跟着嬷嬷学些琴棋画的本事,练练针黹女红,何来辛苦之说!”对于诗兰如此说法,尔芙这个从现代而来的额娘是嗤之以鼻,不禁带着几分嫉妒语气的开口嘲讽道。

    “奴婢得老福晋收留,能够有衣穿、有饭吃,已经是感激不尽,自不觉得辛苦,格格却是不同,您也说了,她是生来富贵的天潢贵胄,本就该是被人细心伺候着的贵人,现在却要学那些毫无用处的东西,早晨天不亮就要起身,晚上暮鼓敲响才能安枕,怎么能算不上辛苦呢!”不同的生活经历,让诗兰完全不能认同尔芙的说法,她几步追到尔芙身边,轻声反驳道。

    “艺多不压身,多学些东西,对她们有大把好处在。”尔芙不求诗兰理解自己的苦心,笑着给这个无解的话题下了结束语,迈步走进了门槛高高的正院院门,径直往后院的小厨房去了。

    她并非不心疼小七,也不是不知道小七不喜欢学习琴棋画,但是她必须狠下心,便如同她在现代的老爸和老妈那样,狠心强迫她穿梭于一个又一个的补课班,为的就是她不被时代淘汰抛弃,图的就是她能够有一个光明未来,虽然她没能靠那些知识去赢得自个儿想要的生活,但是待她成婚生子以后,却也能理解昔日老爸、老妈的做法,并非是不心疼,却只能狠心忍耐。

    学吧,总会有些用处的,尔芙如此安慰着自个儿,人却已经站在了灶台前。

    小七被孙嬷嬷责罚,她不能心软,只剩下这点力所能及的事儿,配合着小生子张罗一顿可口的饭菜,让小七过来用晚膳的时候能好好补充体力,别本事还没学到,身体却已经累坏了。

    尔芙狠狠摇头,丢掉心里对小七的担心和疼惜,更加专注地准备着晚膳,不过她明显是个没有点亮厨艺技能点的手残代表,即便有小生子手把手的叫道,却也仍然做不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珍馐美味,顶多是在小生子的帮助下,手忙脚乱的熬煮上一锅滋补养人的羊肉汤而已。

    仅仅如此。

    “晚上多准备些好克化的吃食,免得她吃多了不消化。”一会工夫,她就将食材都放在了锅里,剩下的就是交代烧火丫头看好火候,尔芙扭头瞧着还在案板前忙活着的小生子,低声吩咐道。【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