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爱劫难逃105

作者:汀紫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凌之哥,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萧雅晴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保温杯,泪光盈然的走了进来,“凌之哥,水水,看到你们和好如初了,我真高兴。”

    苏水水推开蓝凌之,她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和头发,眸光清冷的看向萧雅晴,“你要是真高兴,就不会一副快哭的样子了。”

    萧雅晴垂下沾着水雾的长睫,唇角柔柔的弯起,“水水,你真的误会我了,我真是替你们高兴的。”

    苏水水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萧雅晴,而是看着蓝凌之,“我和萧雅晴的汤,你喝谁的?”

    蓝凌之修长的食指轻刮了苏水水秀挺的鼻子,无奈的笑道,“醋坛子,当然是你的了。”

    萧雅晴闻言,提着保温杯的手,用力的紧握在了一起。

    现在,蓝凌之当着她的面,也不愿意再顾及她的感受了。

    苏水水满意的勾起唇角,她将鸽子汤倒在碗里,一勺一勺的喂着蓝凌之。

    他们俩旁若无人的亲密模样,让萧雅晴眼眶泛红,心绪翻涌。

    喝完汤,蓝凌之见萧雅晴还站不动,眉头轻蹙了起来,“雅晴,以后你不必浪费时间替我褒汤了,水水会照顾我的。”

    萧雅晴纤弱的身子晃了晃,她垂目,幽幽的嗯了一声。

    ......

    萧雅晴离开后,蓝凌之想抱着苏水水继续先前没做完的事,苏水水看了眼被黑暗吞噬的天际,拍开蓝凌之缠在她腰间的大手,“我要回去了。”

    蓝凌之惩罚性的往她唇瓣上咬了一口,“不是说好晚上陪我的?”

    “最近好生了好多事,我都没怎么陪暖暖睡觉了,我答应过她今晚陪她!你不会是想和女儿抢我吧?”苏水水捧起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柔情蜜意的吮了吮他的薄唇,“你刚刚喝了我的汤,这个吻当作奖励你的,继续表现好,会有更深一步的奖励。”

    蓝凌之深邃漂亮的眸子里冒出幽幽火苗,苏水水看得心惊肉跳,她拉开他的手,提起保温杯小跑到门口,“我回去了,明天一早再过来看你。”

    蓝凌之重重地叹了口气,“现在想睡你,还得看表现了?蓝爷我越混越没地位了。”

    苏水水忍不住噗嗤一笑,“好好养伤,别东想西想了!”

    ......

    苏水水走后,蓝凌之睡不着,他拿出阿良送来病房的文件,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他翻动文件的沙沙声。

    手机铃声突凸的响了起来,蓝凌之看到来电显示,薄唇微抿成了一条直线。

    “凌之哥......”电话那头的萧雅晴,声音听起来有些醉意。

    蓝凌之拿着电话走到窗户边,长眉微皱,“你在酒吧?”

    “凌之哥,再过几天,我就要出国了,心里突然觉得好难受——”

    听着萧雅晴诉说着他们小时候发生的一点一滴,蓝凌之僵着身子,静默不语。

    只是,她说着说着,口吻变得焦燥起来,“......你走开,我不是陪酒女,你不要再打扰我了......啊,你干什么,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

    “雅晴,你在哪个酒吧?”

    萧雅晴报上地址后,蓝凌之换了衣服,打车前往酒吧。

    ......

    走进幽暗迷醉的酒吧,蓝凌之一眼就看了被一个男人强行拉进怀里的萧雅晴,他走过去,直接给了男人一拳头。

    “你他妈的敢打老子?”男人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愤怒的瞪向蓝凌之。

    蓝凌之将醉得站都站不稳的萧雅晴扯了过来,面色玄寒的道,“我就打了,你能怎样?我的朋友你也敢碰?”

    男人撸起袖子,刚想上前和蓝凌之对着干,酒保跑到男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大致说了蓝凌之的身份,男人脸色立即一变,讪讪的笑道,“蓝少,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女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好意思啊......”

    “她是我朋友,不是我女人。”此话一出,蓝凌之自己都觉得好笑,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他居然还解释这些,看样子,自己这辈子都要被苏水水吃得牢牢的了。

    萧雅晴回到公寓时,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她替蓝凌之倒了杯牛奶,轻声细语的说道,“凌之哥,你在这里喝牛奶,我去洗个澡了出来,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蓝凌之坐了大概十分钟,穿着白色浴袍的萧雅晴走了出来,她看了眼茶几上空空的牛奶杯,柔柔一笑,“凌之哥......”她的这声呼喊,和以往有所不同,故意压低了声音,既柔又哑,还带着丝诱-惑。

    蓝凌之抬起细长的眸子,朝站在他面前的萧雅晴看去,几乎在一瞬间,她拉开了松松垮垮的浴袍带子。

    她里面一丝不挂,白皙的肌肤上,虽然还残留着曾经被虐待过的痕迹,但这些日子,经过修复,比前段时间好转不少,丰-挺的盈白,纤柔的腰身,笔挺的双腿,无不诠释着女性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段。

    蓝凌之迅速转过头,高大的身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冷冽而愠怒,“你这是做什么?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回不到过去了,我以为你是真心放下了,现在看来,是我太过相信你了!”说完,大步朝门口迈去。

    萧雅晴赶紧追了过去,她柔软的双臂,从他身后将他牢牢抱住。柔软而挺立的丰-莹,用力压在他的背后,却又不碰到他的伤口,她闻着他身上清冽的气息,潸然泪下,“凌之哥,我承认,自己内心深处忘不了你,我马上要走了,你给我一夜好不好?我不会跟水水说的......”

    “这么多年来,我被那个男人虐待折磨得都不知道正常的做-爱是什么滋味了,我求求你了,给我一次正常的男欢女爱好不好?”

    蓝凌之紧绷着身子,面色沉冷的一根根掰开萧雅晴的手指,声音越发清寒的道,“雅晴,不要破坏你在我心中的印象好吗?你还年轻,去了国外,一定会碰到疼爱你的男人!”

    萧雅晴泣不成声的摇头,“凌之哥,你不愿意碰我,是不是嫌弃我脏?”

    “雅晴,要是我还爱你,就算你被人侮辱了,我同样会爱你。但现在,我爱的是水水,我只将你当成亲人一样的妹妹,你要是再这样,恐怕我们连亲人、朋友都没得做了。”他拉开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

    苏水水睡得迷迷糊糊时,接到了蓝凌之打来的电话。

    她揉了揉眼睛,看了眼身边熟睡的暖暖,轻手轻脚的走到阳台,“干嘛?大晚上不睡觉?”

    蓝凌之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你往楼下看一眼。”

    苏水水眯了眯眼,看到楼下院子里站着的黑影后,她吓了一大跳,“你不好好的呆医院,跑这里做什么?”话虽如此,却像只兔子一样快速地朝楼下跑去。

    打开门,看着蹲在大树下抽烟的蓝凌之,她恶声恶气的朝他低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受了伤,不要抽烟,你怎么就是不听?”她刚抽走他指尖的烟蒂,他突然站起身,紧紧抱住了她。

    她张了张嘴,“你......”

    他突然俯身,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双唇,舌头长驱直入,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越吻越吻,越吻越激烈。

    她双手揪着他胸口的衣服,踮着脚尖,忍不住回应着他。

    “今晚让我留下来!”他咬着她的唇瓣,声音低魅又暗哑,性-感得一蹋糊涂。

    感觉到他的反常,她捧起他的脸,又仔细地在他身上嗅了嗅,先前被他吻得迷迷糊糊,她没感觉出来,这会儿,她竟闻到了一股不属于她的香水味。

    “说说,你又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来了!”这股清淡的香味,她很清楚属于谁的。

    蓝凌之眸色幽深的看着她,薄唇微掀,“晚上雅晴想要献-身,我没要——”

    苏水水忍住愉悦的笑意,继续绷着脸,严肃的问,“你为什么不要?你以前是很爱很爱她吗?”

    “现在和未来,我都只爱你。”

    苏水水很满意他的答复,踮起脚尖,主动吻住了他。

    两人纠缠了好一会儿,直到彼此气喘吁吁才停止。

    她趴在他胸膛里,翘着唇角,娇羞的道,“要是你能忍住伤口的痛,我答应你晚上留下来。”

    “等下我坐着,你在上面动,就不会牵扯到我的伤口了。”他已经想好用什么样的姿势要她了。

    苏水水用力的往他胸口砸了一拳,“不要脸。”

    “对自己的媳妇儿要什么脸?”他拉起她的手,迫不及待的朝别墅走去。

    刚走到门口,苏水水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咦,小澈这么晚了跟我打电话,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苏水水自言自语了一句,连忙按下接听键。

    她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到小澈火急火燎的声音传来,“姐,苏美出事了,你赶紧来仁心医院。”

    蓝凌之见苏水水面色发白,担忧的问,“怎么了?”

    “小澈说小美出事了。”

    “那我们赶紧去看看。”

    ......

    仁心医院,抢救室外。

    苏水水意外的看到了李警官,他和苏澈坐在一起,等待着抢救结果。

    苏澈见到苏水水和蓝凌之,连忙起身,“姐,姐夫。”

    “怎么回事?”苏水水急急问道。

    李警官抢先一步说道,“我们接到报警电话,有人在城西三叉路口看到一辆无牌轿车,速度很快的追着一个女孩子,女孩大概跑了几米,就被车子赶上并撞飞了,报案的人没有看清轿车里是什么人,那个路口的监控前段日子刚好坏了还没有修好,所以,我们暂时还追查不到行凶者,要是受害者情况不严重,她应该知道谁想要撞她。”

    苏水水身子不稳的倒退了几步,幸好蓝凌之及时扶住了她,她才没有跌倒在地。

    苏澈皱了皱眉,“姐,你说小美天天不畏权势的报道一些内幕新闻,会不会有人趁机报复?”

    苏美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城市晚报的报社工作,因为以前受到过蓝炎枫的虐待折磨,她进报社工作的目的,就是要报道出一些隐藏在豪门光鲜背景下的丑闻,工作的一两年间,确实得罪过不少人。

    李警官将苏水水叫到一边,说道,“苏小姐,上次女店主秦芳自杀的案子,我们有了新发现,她死之前正在办理出国手续。试想一下,一个想要出国的人,怎么可能突然自杀,所以,这件案子,很可能也是他杀。”

    苏水水惊愕的捂住嘴巴,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秦芳不是畏罪自杀,而是有人逼她不得不自杀?也就是说,想害我,却害了姚雨芊的真正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不排除这个可能,所以,你这段时间要格外小心!”

    ......

    苏美脑部受伤严重,暂时没有醒来的可能性,警方为了引出开车撞苏美的凶手,故意对外宣布,苏美已经酥醒。

    然后,警方二十四小时在医院进行监控。

    ......

    苏水水除了每天到医院看望苏美和蓝凌之,她还是正常的工作、生活,只是身边多了好几个彪悍的保镖。

    在苏美出事的第二天晚上,苏水水接到了警方打来的电话,开车想撞死苏美的凶手,在准备偷潜进病房再次杀害苏美时,被警方的人抓了个正着。

    李警官让苏水水坐在监控室里,他指了指屏幕上削瘦憔悴的女人,“你认识她吗?”

    “楚梦璇!”她内心真的太过震撼了,万万没想到,想要害死小美的居然是楚梦璇。

    可是,楚梦璇和小美有什么恩怨?

    审讯楚梦璇的工作已经进行了好几个小时,她嘴巴紧得跟蚌埠一样,什么都不肯吐露。

    但是慢慢地,在一批批刑警强势、连翻的审讯之下,楚梦璇的精神开始崩蹋。她戴着手铐的手,慢慢摊开,“给我支烟,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拿到烟后,楚梦璇狠吸了几口。

    “苏美是我撞的,她一个小记者,仗着我被赶出了楚家,大肆报道我的丑闻,还将我有艾滋的事也报道了出来,我现在走到哪里,都像个小丑一样,被人指指点点,苏美跟她姐姐一样贱,他们都该死!”

    “只可惜,她姐姐的命大,没有死成——”

    警方听到楚梦璇的话,沉声问道,“苏水水差点被人毒死,这件事也与你有关?”

    楚梦璇哈哈大笑起来,憔悴苍白的小脸,看起来相当狰狞,“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了,我不妨告诉你们,姚雨芊和秦芳的死,都是我在一手操控的!”

    经过一系列的审讯,警方了解了楚梦璇犯罪的具体经过。

    她一直憎恨着苏水水,觉得自己沦落成如今这样子,都与苏水水脱不了干系。她见不得苏水水幸福,她自己要死了,也想拖着苏水水去阴间跟她做伴。

    那天,她在商场闲逛,看到苏水水和秦芳争吵,听到秦芳情绪激动的诅咒苏水水不得好死。

    于是,她动了杀心,先是找到对苏水水一肚子意见的秦芳,她用手里仅剩的存款诱-惑秦芳替她一件事。

    找到合适的契机,她让秦芳在姚雨芊的订婚宴上,将氰化钾悄悄放进苏水水的杯子里。

    她并没有告诉秦芳那是致人性命的毒药,秦芳以为那是包迷-药,苏水水了喝之后,会和她安排好的男人做出苟且之事,到时***暴光,苏水水会被千夫所指。

    秦芳没料到她下的药会让姚雨芊失去性命,她害怕又自责,想报警,可又怕自己脱不了身,毕竟毒药经过了她的手下到茶杯里的。

    秦芳本来打算出国的,但是她死的当晚,接到了一个声音和姚雨芊极其相似的电话,她吓得魂不附体,精神崩溃。

    电话里,‘姚雨芊’让她一命偿一命。她被吓得写下了遗书,吞安眠药自杀了。

    其实那个声音,是楚梦璇找了会口技的人模仿的——

    另外,楚梦璇还向警方坦露了一件事,苏水水险些被泼硫酸,也是她故意在姚母面前挑拨、唆使,才会让姚母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

    想要伤害她的真凶抓到了,苏水水舒了口气的同时,心情又异常沉重。

    这些恩恩怨怨,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情字。

    但是,她真的没料到,楚梦璇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她自己要死了,还要拉着别人陪她一起,简直太变-态,太恐怖了!

    不过还好,楚梦璇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得到应的报应!

    现在,她只希望,小美能尽快酥醒——【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