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爱劫难逃114

作者:汀紫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蓝凌之在苏水水软嫩的粉唇上轻啄了一口,额头低着她的额头,声音魅惑悦耳的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合法的妻子了!”

    苏水水双手穿插在他后脑勺的发丝里,指尖细细的梳理着他的发,听到他的话,唇角勾起甜腻的笑意,“那你是不是也该改口了?”

    他附到她耳边,性-感吐出,“亲爱的老婆!”

    浓郁的男性气息洒进耳蜗,苏水水胸口一热,主动吻上了他的薄唇。

    她本来不打算深入,他却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不肯就此放过她,热烫滑润的舌灵活的窜入她唇腔,勾着她的丁香小舌极尽缠绵的吮吻。

    同时,大手也情不自禁的钻进她上衣里,隔着黑色Bra揉捏着她的浑-圆。

    苏水水忍不住娇哼了一声,那酥酥软软的声间仿佛世上最美妙的音符,蓝凌之另只手托住她的臋,用力的往她双腿间顶了一下。

    苏水水浑身软绵绵的,她抵着他的唇瓣,娇喘吁吁的道,“凌之,我们回新别墅吧!”

    蓝凌之看着她驼红迷人的粉颊,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苏水水娇嗔的往他胸口砸了一拳,“想得美!”

    蓝凌之又在她唇瓣辗转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

    将车子开出民政局,他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拉着她,按在他鼓鼓的裤链处,苏水水挣扎了好几下,他始终紧握着不放,她拿他没办法,只得隔着裤子轻轻摩挲着他那处硬梆梆的地方。

    蓝凌之开车的速度很快,苏水水见他连闯了两个红绿灯,瞪了他一眼,“你慢点儿,别跟个毛头小子似的......”

    “亲爱的老婆,咱俩又有一段时间没做过了吧?今晚我们算是新婚,我猴急不是很正常吗?”

    苏水水被他说得面红耳赤。

    ......

    姜芸蜷缩在床上,两只手用力按着肚子,那一波接一股的绞痛,让她额头上冒出了涔涔冷汗。

    面色,惨白得跟张纸似的。

    她用力的咬着唇,口腔里传来血腥味,痛楚,还在不断加深,眼眶里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泪珠。

    “小美,小美......”她申吟着呼喊的苏美的名字,喊了半天,才想起苏美还在住院。

    她痛苦不堪的从床上下来,脚下突然一趔,她狠狠地摔到了地板上,双膝都磕破了皮。

    但是,这点痛,压根比不过肚子的阵阵绞痛。

    她步伐艰难的挪到客厅,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双手颤颤巍巍的拨打了苏澈的电话。

    那头却传来机关的提示。

    她的泪水,打在了手机屏幕上,心中,一阵阵凄凉与酸楚。

    自己辛苦养大三个孩子,现在一个个的都不跟她亲了。

    她在最需要亲人的时候,没一个陪在她身边。

    姜芸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哭着拨打了苏水水的电话。

    ......

    苏水水和蓝凌之刚到新别墅,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到姜芸的来电,苏水水愣了几秒。

    这几年,姜芸从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怎么了?”蓝凌之朝苏水水的手机屏幕看了一眼,眉头轻挑,“你母亲的电话?”

    苏水水点点头。

    “接吧,或许她有什么急事儿!”

    苏水水一按下接听键,便听到了电话那头大哭的声音——

    “你怎么了?”就算已经对姜芸失望了,苏水水听到她的哭声,还是做不到不闻不问。

    “水水,你快点来救救妈吧,妈肚子痛得快要死掉了!”

    ......

    姜芸得的是急性阑尾炎,苏水水和蓝凌之送她到医院后,医生替她做了割阑尾手术。

    术后六个小时,只能躺在病床上,必须通气后才能吃一点流食。

    姜芸的身子骨比较弱,做完手术,她面上依旧没有一丁点血色,眼眶里还含着难受的泪水。

    看到她这个样子,苏水水哪还有心情和蓝凌之回去继续他们的新婚之夜?

    她要留在医院照顾姜芸,蓝凌之没有反对。

    姜芸在医院里住了七天,苏水水除了替她请了护工外,还会每天过来看她。

    这天,到了姜芸出院的日子。

    护工看着一早上就坐在床上,伸长脖子朝外望的姜芸,笑着问道,“姜阿姨,你是在等苏小姐吧?”

    姜芸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的神情,她抿抿唇,没有吱声。

    “苏小姐真是孝顺您啊,每天都会亲自做些清淡的食物过来,还替您擦背揉手......”

    想到这些天,苏水水不计前嫌,全心全意的照顾,姜芸微微红了眼眶。

    通过这次生病,她才发现,自己以前有多可恶,要不是将水水伤得太深,这些年,她怎么可能不理她呢?

    姜芸长长地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获得水水的原谅——

    “妈,您没事了吧?”

    姜芸抬起红红的眼睛,看向提着一个行李箱,风尘仆仆出现在病房门口的苏澈,摇了摇头,“妈没事了。”

    苏澈跑到姜芸跟前,握住她的手,“妈,我这几天在外边出差,实在没办法赶回来照顾你,真的对不起——”

    “妈不怪你......”说着,又朝病房门口看了几眼,没见到苏水水过来,胸口漾起一阵失落。

    苏澈替姜芸办理了出院手续,两人又在苏美的病房逗留了会儿,姜芸见苏水水还没过来,情绪变得有些焦燥起来。

    苏澈看出姜芸的心思,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妈,你不会是在等姐吧?”

    姜芸神情别扭的问道,“她为什么不来?”

    苏澈一把握住姜芸的手,欣喜的道,“妈,你是不是终于知道姐的好了?”

    姜芸惭愧的垂下眼敛,小声嗫嚅,“以前是我不对......”

    “妈,你肯改变的话,姐一定会原谅你的!”

    从医院出来,苏澈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带着姜芸赶往苏水水上班的商场。

    到了顶楼,苏水水的助理告诉苏澈,苏水水去了二层女装区,姜芸不愿意在办公室等,独自一人跑到了二楼。

    找了一圈,没看到水水,倒是遇见了从前的邻居王太太。

    王太太以前一直嫉妒姜芸找了个好丈夫,后来又漾慕她生了苏澈,王太太的丈夫一直想要个儿子,但王太太肚子不争气,接连生了四个女儿,为了这事,王先生没少拿姜芸和王太太作比较。

    后来,姜芸的丈夫死了,王太太没少明里暗里嘲笑姜芸克夫。

    王太太四个女儿都嫁了好人家,尤其是小女儿,前段日子嫁给了G市的一个富商,王太太如今是穿金戴银,彻底摆脱了早年的怨妇模样,成了一个喜欢摆阔的爆发妇。

    姜芸看着自己一身穷酸样,她垂下眼敛,刚想绕道,没想到王太太眼尖看到了她,“哟,这不是我的老邻居姜姐吗?”

    王太太带着两个佣人拦住了姜芸的去路。

    姜芸见躲不过,只得抬起眼,皮笑肉不笑的看向王太太,“好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弟妹。”

    王太太拂了拂耳边的头发,故意露出手上的黄金钻戒,笑容虚伪的道,“姜姐,你这声弟妹我可担不起啊,你老公被你克死了,早和我家老公不是结拜兄弟了,而且啊,我们现在的身份也不一样了,你应该知道的吧,我的四个女儿,都嫁了好人家......”

    姜芸嘴角一僵,脸部神情有些抽-搐,“王太太好福气,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别啊,姜姐,既然遇到了,就多聊会儿吧!对了,你怎么跑来这种全是世界名牌的大商场了?”不待姜芸回答,王太太又掩着嘴低低的笑了起来,“你一定是在这里当保洁员吧?”

    王太太上下打量了番姜芸,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与鄙夷,“这样吧,念在我们两家以前的关系还不错,你挑件旗舰店里的衣服吧,多少钱我都替你付了。”

    在王太太心中,能上这里买得起衣服的,绝对算得上土豪。

    姜芸感觉自己被王太太的一袭话扁到了尘埃里,她难受的垂下脑袋,正准备忍气吞生的离开时,一道清脆而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妈!”

    姜芸回过头,看到不远处的苏水水,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王太太眯眼朝苏水水看去,苏水水今天穿着件宝蓝色一粒扣的长西装,白色紧身小角裤,微卷的头发扎成了低低的马尾,整体上看去,既曼妙漂亮,又时尚干练。

    苏水水将手中的资料交给身旁的助理,大步朝姜芸走了过来。

    “妈,你怎么不在办公室等我?”苏水水握住姜芸微微发颤的双手,这一握,才发现姜芸的手心里,长满了厚茧,想必这几年,她也不好过吧!

    刚刚王太太的话,她都听到了耳里。

    看着俏丽又有气质的苏水水,王太太悄悄的撇了下嘴巴,“姜姐,这位是水水?”

    有了苏水水在身边,姜芸顿时觉得自己硬气多了,她直视着珠光宝气的王太太,点头,“对,这是我大女儿水水。”

    王太太一直不怎么关注市里的一些大新闻,自然也不知道水水即将嫁的男人有多富有,更不知道水水是这家大商场的老板,她一个靠着女儿嫁了富商才有点闲钱的女人,自然也不认识水水身上穿的都是国际大牌子,她不屑的笑了笑,讽声道,“我几年前,听人说姜姐为了钱,卖过水水?这孩子跟着你挺苦的,你一直没将她当成自己亲生的......”

    王太太叹了口气,又接着道,“水水啊,你这孩子,没啥钱就别穿得这么艳丽啊,人家一看就知道你身上全是山寨货,这样吧,阿姨今儿个和你碰到了,算我们有缘,你和你妈妈两人,去店里挑衣服,我帮你们买单。”

    苏水水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她没有和王太太多说什么,直接叫来助理,“等下这位王太太购买的东西,都算作免费,当是我送她的!”说完,拉起姜芸的手,快速离开。

    王太太愣了愣,她不解的看着苏水水的助理,“她、她什么意思?”

    “这位太太,刚刚那位是我们苏总!”

    王太太舌头打结了,“你们苏、苏总?这家商场的老板?”

    助理微微一笑,“是的。”

    王太太嘴角抽了抽,“怕是被人bao养了吧?”

    助理听到王太太后的话,脸色一变,“这位太太,我们苏总是继承父业,而且,她即将嫁的老公,是我们G市鼎鼎有名的蓝氏集团的蓝少!”

    蓝少?王太太好像听女婿提起过这个人,那是女婿一直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大人物啊!

    她刚刚岂不是得罪了蓝少的丈母娘?

    王太太身子一颤,她连忙对助理说道,“我先前多有得罪,你替我向你们苏总和她母亲说声道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太太生怕惹事,连忙落慌而逃。

    ......

    商场顶层。

    苏水水倒了杯茶递给姜芸。

    “找我有事吗?”苏水水的态度,全然没有了先前在王太太面前时的热情,有些疏离与冷淡。

    姜芸抿了口茶,她鼓起勇气开口,“我是来谢谢你的......这些天,多亏了你的照顾。”

    “不用客气。”

    两人都沉默起来,气氛,有些僵硬和尴尬。

    姜芸回想到以前,苏水水对她掏心掏肺,只为得到她的母爱,而她呢,一而再再而三的伤了女儿的心。

    苏澈蹲在门外,一直观注着里面的动静,他见姜芸久久不对苏水水说出心里话,急得一把推开门,“姐,妈过来,是想求得你原谅的,她也想参加你和姐夫的婚礼......”

    苏水水目光复杂的看着神情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姜芸,迟迟没有开口。

    姜芸坐如针毡,她咬了咬唇,从沙发上站起身,对一旁的苏澈说道,“算了,我以前做过那么多对不起你姐的事,她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照顾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小澈,我们回去吧,不要打扰你姐工作了。”

    看着姜芸落寞的背影,苏水水徐徐开口,“等等。”她走到姜芸跟前,将一张精致的请帖交到姜芸手中,“下个礼拜五晚上六点半,到机场集合,我们一起去温哥华。”

    姜芸双手微颤的拿着请帖,喜极而泣。

    ............【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