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触必死

作者:一伤二十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位女侠,你我到底有何恩仇大家坐下来谈谈,说不定这是个误会。“

    黑雾空域之中,不知何时浮现了一片青冥,三轮旭日般的大火球于青苍幽远之中若隐若现,那股恐怖爆裂的能量波动,令得自诩为黑暗掌舵人的七鸦社主胆颤心惊。

    他盖道之后,去桃花林绝地耗费三年之间采集了一片地煞瘴气,练成了这无形无相,无边无际的黑雾命器,可以消融腐蚀任何异种能量元气。

    哪怕是在东海七城,也是出了名的狠角色。

    但今天,遇到了一个扎手的女侠。

    苏小娅是这么自称的。

    “哼,你们北部的势力入侵了我的地盘,掳走了我的男人,还说没有恩怨。”

    “女侠的男人”

    七鸦社主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校服,脸蛋俏丽,身材有点娇小,似乎未成年的苏小娅,心中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啊,玩得可比他那个时代开放多了。

    “这肯定是下面人不懂事,冒犯了女侠,给我一张照片,我保证明天将那个大侠完好无损的送回来。”

    女侠的男人,那自然是大侠。

    七鸦社主是从底层爬起来的,多年老大也没有放下八面玲珑的言语艺术。

    “既然你态度这么诚恳,我就给你一次解除误会的机会,找到人之后联系我就行了。”

    苏小娅感受了一下自己积攒的灵力已经见底,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挥挥手散去了“青冥咒”和画到一半的“三昧火符”。

    这一次抓奸也让她知道了,自己的实力底线。

    以前无论是什么对手,一道“天雷咒”下去就扑街。

    眼前这个穿着紫色连帽卫衣,黑眼圈,面色苍白,明显纵欲过度的青年,却是挨过了天雷咒,玄冰咒,火云咒,逼得她画了两个高级符咒,才面色剧变,开口求饶。

    这也是她“灵宝经”大成之后,第二次使用高级符咒。之前试验过降雨的“普天甘霖咒”,却没想到战斗用的符咒,竟然需要耗费如此多的灵力。

    她见好就收,装作很有女侠风度的拿出了全能机,加了一下苍白青年好友,传了一张自己拉着陈青石拍的合照过去。

    七鸦社主通过之后,看了一下苏小娅的称号,好家伙,至尊超长id。

    “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省略依语千梦然丝伤娅薇”

    他嘴角一抽,直接备注了“暴力女侠”。

    好话说尽,他堂堂牧野城的黑暗掌舵人,就像是小马仔一样,总算是把这个女侠送走了。

    “还活着的人,都给我滚过来”

    等到苏小娅一走,他直接眉宇一竖,冲着四周靠过来,唯唯诺诺的手下们怒喝出声。

    今天非要把受的委屈发泄出来。

    顺便再找一下这个小白脸。

    看了一眼照片上陈青石有点小帅的面庞,他有点不爽的摸了摸被卫衣兜帽盖着,头顶日益稀少的发量。

    曾经他也这么帅。

    “中间人还是没有消息。”

    一处靠近交易地点废弃楼的三层民宅之中,伍兴业再次看了一眼自己毫无响动的金属片,皱起了眉头。

    “有可能发生了不测,或者是那个女人心中弟弟的分量没有那么大,转手就将事情捅给了瘟部。”

    唐茵茵已经换了一件新的上衣,她的手中多了一柄折叠刀,没了一开始的花枝招展,隐隐透着冷艳。

    “高浩留在这里看守这小子,茵茵跟我走一趟。”

    伍兴业看了一眼双手被绑着,很自觉斜躺在沙发之上的陈青石,安排了一下今晚的任务。

    “放心吧,我分得清轻重。”

    高浩严肃的点点头,他是个合格的战士。明白自身的生死,和整个黎疆相比,微不足道。

    出门之后,伍兴业将手腕之上的空环摘了下来,递给了唐茵茵。

    “你找个地方躲起来,若是我今晚没有回来,就等着廪君大人到来,再出现。”

    “队长,你”

    唐茵茵有点意外,姣好的面容浮现出焦急之色。

    “虽然上头没有明说,但廪君大人出马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伍兴业是个稳重的人,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劫掠一批物资。空环的收获是意外之喜,季少白虽然是青阳余孽后人,但还轮不到让黎疆四柱级别的廪君亲自出动。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他无法看到的秘密。

    现在,整个牧野城之中,官方,八部,青阳余孽三方都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件事情之上。他们黎疆在这里小小的舵口,实力最弱。

    为了支撑到廪君到来,他这个黎疆的负责人,需要站出来吸引目光。

    “我知道了,需要通知高浩吗”

    “不,若是我明天回来,自然会带着他来找你。”

    两人言语之中,没有提及陈青石,显然已经决定,要杀人灭口。

    “喝酒吗,我这人每天晚上都要喝两盅,不然浑身不自在。”

    民宅之中,陈青石突然对着高浩开口,嘴巴努向橱窗之中的两瓶oxxo标签烈酒。

    “嘿,你想要灌醉我,好逃跑吗”

    高浩一脸冷笑,谁不知道黎疆都是无酒不欢的好汉。但他尽忠职守,哪怕是千杯不醉,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沾一滴酒水。

    “我是那种人吗看在我给你开了张方子的份上,你帮我把酒开了,我自己喝,行不行”

    听到这里,高浩犹豫了一下。心中觉得将来要杀这个小神医,微微有点愧疚,也就起身开了一瓶。

    就在他背过身去的时候,陈青石眉心竖起,击中精神脖颈用劲,气血震荡,将自己耳垂之上的一个耳钉甩了出来,然后张嘴吞下。

    陈青石其实并不喜欢喝酒,但为了杀人,他只能够让自己出汗。

    他想起了小时候,还在北赫的时候,和姐姐经常玩的一个小游戏。

    名为“触必死”。

    咕噜噜一口气喝完整瓶之后,他整个人已经有点不行了。

    “再开一瓶”

    高浩微微皱眉,却没有再开了,他想要出手将面红耳赤的陈青石打昏过去。

    但起身之际,他突然发现自己视线开始模糊。

    “第二个”

    废弃楼之中,陈青花看着身前的伍兴业痛苦的捂住喉咙,整个人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躺倒之后,化作了大量的血水爆散开来。

    她面无表情的脱下了沾血的外衣,转身就走。【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