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微笑着面对他!

作者:木老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关于泽兰迪亚三大柱石公然反目险些大打出手,菲舍弄到了一张法术卷轴可以传送至地表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领地,闻者无不哗然。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消息甚至都传到了上层的格尔索恩城。

    一时间,那些生活的在格尔索恩饱受卓尔蹂躏的地表奴隶们无不闻风而动。

    但很可惜的是,待他们携着一些仅存的可怜家当偷溜到西城外废矿区时,却是绝望的发现,通往泽兰迪亚的关卡,早就被同样闻讯的卓尔武士们紧急封锁了起来。

    这些年她们已经吃够了人口流失的亏,也算是明白当年以一金币一个奴隶的收过路费放到现在来看有多么愚蠢。

    由于与地表链接的主要出口遭到千帆之国路斯坎的封锁,这种劳动力不足的负面影响就很直接的体现了出来。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每月的税收下降明显,开玩笑,各行各业的人员都不能足额运转,怎么可能高的起来。

    而某种程度上,由于劳动力供小于求的关系,反倒是倒逼卓尔们适当提高了奴隶们的待遇。

    以前可以因为心情不爽就下毒弄死闺蜜养的小白脸儿,现在不兴这个了。

    虽然泽兰迪亚的中产每天荧光苔藓将黯时,都会组团来复仇,甚至还能因此来点儿类似仙人跳挣点儿外快。

    但总体数量还是相对不足,所以现在格尔索恩的卓尔们都开始提前兴起了共享精神。

    从这一点来说,整个格尔索恩的奴隶们,都欠李维一句谢谢。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格尔索恩总算开始正视起了这些一直被她们视为只知道躲在地下暗魔网区的逃奴们。

    经过主母议会的协商,直接由议会出动直属力量,加强关于泽兰迪亚的监管问题。

    而有意思的是,因为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且哪个家族去的都有可能遭到仇家或是竞争对手的暗算。

    是以一通卓尔推卸来推卸去,最后竟是将这份重任扣在了身为格尔索恩之花的路西菲尔身上

    因为几乎没哪个卓尔能狠得下心辣手摧花。

    虽然不用路西菲尔每天都待在泽兰迪亚,但也是需要汇集卓尔眼线们的讯息,且进行日常巡视的。

    李维刚醒来那会儿听到这个匪夷所思的讯息时就险些喷出龙息来

    拍着桌子大笑这帮卓尔真他娘的是群宝才。

    所以,路西菲尔在提前收到泰格的通讯和确认后,就立刻上报了主母议会。

    很快,这些想搭乘菲舍的那座顺风门回到地表的奴隶们,就看到从北部军营奔袭出了大量的奴隶仆从军,在卓尔士官的指挥下,冲进了通往地下城区的废矿坑。

    但是没过多久,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脚下便传来剧烈的颤动,仿佛爆发了地震似的。

    与此同时,那些精灵和仆从军也满脸后怕的从满是尘雾的坑道内逃了出来。

    人倒是没少什么,就是不少头破血流的,想来没少被坑道中因为震动落下的碎石砸中的。

    “菲舍那个死光头儿疯了吗他居然真敢炸坑道出口他这是把整个泽兰迪亚都给埋了吗”

    一名捂着半头血痕的卓尔瞪大着眼睛愤恨不解道。

    “那倒也不一定,还是能通过传送门进行有限往来的。不过也许主母们反而会认为这是好事,每年以各种方式偷渡到泽兰迪亚去务工的奴隶太多了。”

    “那倒也是,可能在暗魔网开传送门的人,除了霍格矿业的那个伊格奥术师,就只剩下我们格尔索恩那位传奇巫师阁下了吧”

    “可我不是记得那位阁下因为于耐瑟魔法船遭受重创至今未曾路面过吗”

    “何止是那位大人呢,我们格尔索恩,黑龙的幽烬城,甚至就是灵吸怪们的铁熔堡,似乎都是这个样子。”

    “哎,就是不知道菲舍那个负心男人为什么非要逃到地表去呢,是我们姐妹不够热情,还是为他服务的还不够周到呢”

    一旁的卓尔却是用种莫名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说道“恐怕就是太热情太周到了,所以他才跑的吧。”

    卓尔姐妹两人面面相觑的一眼,然后一同叹了口气。

    那神情宛如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似的。

    与此同时,泽兰迪亚出口矿道被菲舍用一个奥术气定神闲大火球轰塌了的消息,也让整个泽兰迪亚炸了锅。

    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就此被活埋在泽兰迪亚了

    虽然不断有霍格矿业的员工向众人辟谣,泽兰迪亚因为有地下暗河的缘故,且早已经做到了自给自足,而且伊格奥术师定期也能通过展开传送门与上层的卫星城进行联通进行物资交换。

    但是依旧有不少人对此动了心思,尤其是那些本身就来自地表的人类和精灵,他们的人数大约占到了六千左右。

    都是因为这二三十年来出于各种原因被卓尔们掳掠至格尔索恩,又大难不死后逃进泽兰迪亚讨生活的。

    至于原本就生活在幽暗地域的生物们来说,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泽兰迪亚物产丰富,待遇相比起上层简直就是天堂,而且据说地表的生物普遍对幽暗地域的他们心存敌意,因此像牛头人雷恩这样的,并不算多,大概只有两千左右,其中属于泰格他们部落的灰矮人和霍兹赤牙部落的豺狼人就占到了大半。

    随着时间的临近,霍格大楼前的广场,早已人头攒动。

    其中拖家带口站在广场上,大多都是人类,然后就是少数的月精灵、木精灵。

    至于周边的地下种族们

    他们纯粹是过来看热闹吃瓜的。

    毕竟地底娱乐产业不丰富,原先的风俗街还因为不少卓尔嫁了人而凋零了不少。

    虽然大多数卓尔人妻婚后也并不抗拒,甚至隐隐有些雀跃期待,但那毕竟是要冒着被对方丈夫追砍的风险不是。

    泽兰迪亚的潜规则里,因为这种事情正主砍死,也是白给,霍格矿业上层也不会搭理的。

    而每当想到这一点,泽兰迪亚的男性们都会由衷的赞叹一句“德罗鲁才是豁达慷慨的好兄弟啊”

    此刻人群中,近些年来随着练习剑技,身形越加显得匀称修长的德罗鲁正在妻子葛烈娜和另外两位兽人好兄弟,以及八个已经长到十来岁的儿子的的帮衬下,正指挥着自己足足116个各个种族的孩子们排着长队。

    由于孩子们实在太多,他们兄弟三不但俱是身前挂着一个,身后背着一篓,身后还跟着一大群。

    “孩子们都跟上排好队哥哥姐姐们都注意帮看着小的,我们这趟旅行去了可就不回来了,若是掉队,可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当即就有几个孩子被吓哭了起来。

    大着肚子的葛烈娜用手帕擦了擦德罗鲁脑门儿上的汗“亲爱的,辛苦了。”

    “哪有亲爱的你辛苦。”

    德罗鲁却是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爱妻,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后嘿嘿笑了笑“看来这次又是个多胞胎,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再破格纪录。”

    葛烈娜却是嗔怪的瞪了他一样,德罗鲁也是讪笑起来。

    也不知道为何,卓尔精灵永远只会有一胎诞生的诅咒似乎在葛烈娜的身上失效了。

    甚至有次还生过六胞胎,更惊人的是,这六胞胎的种族还各不相同

    分别是人类、半卓尔精灵、兽人、半身人、半人马和食人魔,可把德罗鲁乐的哈哈大笑,还说日后自己怕是可以建设一个多种族混编军团了。

    德罗鲁望着自己气势雄浑的孩子们自豪的感叹着“哎,平时他们上学时还没觉得什么,这一聚起来外出,还是真壮观啊。”

    “那可不是,若不是年龄层参差不齐,霍格矿业子弟小学怕是要为了他们单独开两个班呢再过上个几年,我们说不定自己也能组建一个部落了,哈哈。”一旁的兽人好兄弟也是裂开嘴笑道。

    这里面的孩子,应该总有几个是他的崽,自然是与有荣焉。

    兽人因为部落善战喜战的缘故,白天应招出征,傍晚裹尸而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这时,兽人就有权利继承和抚养照顾兄弟妻子和孩子的义务,这些在人类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再正常不过。

    即便是平时,一个家族的孩子也往往是共同抚养的,至于孩子是谁的,其中有没有自己的,也并不重要。

    孩子越多,越能表明这个部落的强大,因为只有强大的部落,才能每战必胜,并带回足够的食物养活族人。

    另一名兽人却是有些担忧的问道“可我们回到地表以后该怎么办,毕竟我们兽人一直都和地表的人类诸国保持着敌视,泽兰迪亚若是在地表发展壮大,必然会和我们兽人部族起冲突,到时候,我们可该怎么办”

    德罗鲁却是没有丝毫犹豫“没什么好办的,来了就打他丫的,平时我们兽人各部落之间为了争夺世界之脊附近的食物来源,打的就少了吗甚至打的比和人类战争时还要血腥残酷。”

    “可我们自己的部落怎么办”那兽人盯着他的眼睛问。

    “我也不瞒你,伊格所长曾经找过我,说有意支持我们的部族,并每年一部分粮食和必要的物资。”

    德罗鲁深吸口气道“所以回到地表后,我得亲自回一趟部族,你们就帮我照顾好葛烈娜和孩子们,若是我没能回来,她们,就拜托给你们了。”

    “可是”那两名兽人兄弟瞬间神情激动了起来。

    却是被德罗鲁打断道“这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我很早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们兽人身为外来的种族,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依旧只能够在世界之脊一代挣扎求存,原因是什么,我想你们这十多年来在泽兰迪亚也感受过了。

    “那就是不事生产我们什么都没有创造,所以只能去掠夺,而掠夺,就必须制造战争和杀戮。

    “我已经不想再去过那样的生活了。

    “我要改变,让整个部族都一起改变”

    那名兽人痛苦的闭眼道“可是那样的话,你父亲会杀了你的甚至,兽神都会视你为背神者”

    “背神就背神格乌什那个独眼莽夫,我早特娘的看他不爽了。”

    德罗鲁却是微红着眼道“至于我父亲,他已经老了,他想杀我,那就来一场公平而神圣的决斗吧我会用铁与血来证明让所有族人亲眼来见证他是错的大错特错女人不是器具他不该那样无情的对待母亲”

    那名兽人张了张嘴,被自家兄弟这番话震撼的不轻。

    心说还好这里是暗魔网,若是在外界说这话,怕是能直接被兽神降下神谴了。

    他原本还想再劝,但最终,却只剩下一声叹息。

    而另一边,德罗鲁却是已经仿佛忘了先前那番必将充满了血与火的话语,拉着葛烈娜的手语重心长的问

    “亲爱的,你真的做好准备跟我们一起去地表了吗据说因为血脉诅咒的缘故,你们卓尔并不能见到阳光,否则就会被阳光灼伤。”

    葛烈娜露出一个雍容的笑容“没事的,大不了我夜晚再出来就行了,既然霍格上层已经格外准许我们这些已经出嫁的卓尔出去,我自然是要陪着你们一起的。”

    德罗鲁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握住对方的大手紧了紧,像是抓着自己此生最珍贵甚至超越了生命的存在。

    而就在这时,站在广场中心的红袍光头儿菲舍却是开始吩咐众人清开一片空地,于万众瞩目中,展开了那张卷轴。

    卷轴仿佛被虚空吞噬,其上复杂的铭文沟通着空间中的魔力开始震荡起来。

    然后一道幽深的虚空之门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中展开。

    菲舍望着这道传送门,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与那些被卓尔掳掠到幽暗地域不同的是,他是因为传送门的失误而被传送到格尔索恩的。

    从那道传送门出现的一刹那,望着一群仿佛看到优秀猎物目光的卓尔,菲舍当场就傻了。

    而很快他就更傻了,原本以为性命即将不保的他,被生活轮了一遍又一遍,脑髓都仿佛跟下面开了道闸门似的一泻千里。

    直到至今,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传送到幽暗地域的。

    又是谁的阴谋是导师还是那些不怀好意的同僚们。

    他记得导师说过那道传送门的坐标可不是幽暗地域啊

    赛尔的红袍法师会里因为竞争的机制,充满了各种尔虞我诈,法师学徒的生存率更是堪忧。

    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可能真的如老板所言的那样吧,姓塞的老头儿丢了马,怎么就能知道不是幸运女神的安排呢。

    他如今,可是与十多年前的自己,大不同呢。

    不知道导师和同僚们看到现在的我,会不会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呢而那些曾经视我如智障的学妹学姐们,又会不会对我

    想到这里,菲舍渐渐失去了笑容,砸吧了下嘴,想道“算了,什么学姐学妹们的还是免了,我现在看到一对肉丸子在碗里慌都会一阵头晕眼花遭不住啊

    而且更关键的是,北地的新城所在,与红袍法师会所在的赛尔可是一个在大陆的最西边,一个在大陆的最东边呢,中间可是隔着好几个耐瑟瑞尔那么大疆土的距离。

    还是在缓缓吧,说不定有朝一日,我菲舍也能成就传奇呢

    这般想着,菲舍缓缓转过身,拿出伪传奇的气势看着众人高声道

    “泽兰迪亚的同胞们,回到地表,重建光明的大门已然打开。

    “我知道你们现在有一部分人的心中很是忐忑,害怕放弃现有的一切,就又将回到一无所有的时候。

    “但不用担心虽然霍格领主已逝但他的精神,已经印刻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

    “我们能够将泽兰迪亚发展到如今这番模样,就自然能够再打造出一个来

    “而我们在地表,也并不是一无所有,我已经和一位名为李维斯的精灵商人达成了协议,他将投资,为我们在北地的瑟布林西岸,再造一个新的泽兰迪亚

    “其名米那斯提力斯

    “来吧,朋友们。你们有些人原本就并不属于这里,你们应该回到地表,去寻找可能依旧健在的家人,去面对曾经日思夜想如今却忐忑不安的一切。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害怕,微笑着面对它加油奥利给”

    随着他高举着拳头,喊完这句从李维那儿学来的奇怪口号,便转身率先步入了传送门中。

    而在他身后,霍兹也带着他如今已经破千的族人们和四十余名法师紧随其后。

    然后就是德罗鲁他们这些一同追随而去的滴滴矿工以及家属们。

    这个过程足足花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走了近万人。

    剩下的,基本都是土生土涨的幽暗地域生物。

    至此,那道传送门才在一阵波动后,被人为驱散了。

    北地狮鹫山脉旁,菲舍刚走出传送门,就看到一名身穿法袍的高大精灵对着他道

    “你总算来了搞快点儿搞快点儿菲舍,命令战法团二组集合,银月的移民在路上了,该开始我们的表演了能不能迅速安定人心,就看现在了。”

    菲舍刚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却突然猛地眨了眨眼睛,满脸震惊莫名的指着李维道“李维斯等等老板你没死卧槽该死的加尔文这虚假记忆都快把老子搞的精神错乱了”

    “你是在说我吗红袍蛮子”

    一旁已经完成护送任务的加尔文宛如幽灵一般不知何时站在了李维身后,幽然说道。

    “”

    菲舍的嘴角抽了抽,只觉得两腿隐隐都在打颤,然后堆出璀璨的笑容道

    “哪有的事儿我是在说加尔文你的法术真是该死的甜美,太特么赞了。”

    加尔文的这小眼神儿

    令他害怕啊【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