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爱情

作者:十尾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82章

    蔺老爷子微微一愣,差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丫头说什么

    没有资格

    “你”蔺老爷子抬手, 指着雪茭, 一脸的不可置信。

    蔺老爷子很生气,他来这儿其实是来警告顾雪茭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孙子已经不受控制了, 他便从这个女孩子这儿下手。

    只是他没想到,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顾雪茭,还正好他的孙子也在这儿。

    他也是不想对上自己的孙子, 但看见这个沉稳的孙子为了个小丫头跑到学校门口来,他就觉得生气。

    但更让他生气的是这个女孩子竟然敢这样跟他讲话

    雪茭抬着下巴,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你放肆我是他爷爷,我为什么没有资格”蔺老爷子气得脚在地上跺了跺, 一脸愤恨。

    雪茭看着他, 很认真地说“我认为你没有做一个爷爷的资格,当你不把亲孙子当血脉亲人的时候, 你就不是他的爷爷了, 自然就没有资格管他。”

    “放肆”蔺老爷子的拐杖在地上撞了撞, 重重地喘息着, “你放肆”

    雪茭冷眼看着他, 她上辈子没有见过自己的亲人, 没有享受过亲情的感受。但那位老人一直养着她,给她照顾关爱。这辈子回头再看, 那其实就是亲情, 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

    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给了她亲情, 而她上辈子的亲生父母, 生了她,却又不愿意养她。雪茭以前不明白亲情,她以为只有血缘关系之间才是亲情。

    可这辈子她发现,没有血缘关系的,不见得没有亲情,有血缘关系的,也不见得就一定有亲情。

    这个人不给蔺之华亲情,却要蔺之华对他有亲人间的尊敬

    这是什么道理

    “你养育过蔺之华,所以在你犯下大错的时候,蔺之华还让你好吃好喝活着,还会给你安逸的生活。他对你已经够仁至义尽,而你不知足,竟然还想干涉他的生活。”

    雪茭眼神很冷“他喜欢谁,他愿意娶谁,都和你没关系,你不要打着为他好的旗号插手他的事情,不需要。”

    蔺老爷子气得喘粗气,一只手拍着心口,瞪大一双眼睛。

    “你你”

    “我说的是实话,你有真的疼爱过蔺之华吗你考虑过的他的生活吗你还助纣为虐,当年那场车祸,你有想过会发生什么控制不住的事吗”雪茭质问,拔高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

    如果不是她穿过来,那一场车祸,这个世间仿佛最厉害,最好的男人,就会在那一场车祸中,断送辉煌。

    这个世界上将没人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厉害,也没人知道这个男人会创造什么样的辉煌。

    那样的场景,雪茭光是想想就难受。

    他觉得他还是蔺之华的爷爷,可他也是曾经差点害死了这个男人的人

    “你没有尽到你的义务,就不要妄想行使你的权利”雪茭声音变得有些犀利和愤怒,这是完全不同以往的犀利。

    蔺之华站在雪茭背后,呆呆的看着她。

    茭茭这是在护着他

    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老爷子生气、命令、发火

    就是他的父母也只在一旁站在,甚至会屈服于老爷子,然后跟着一起说教他。

    蔺之华以前都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眼不见心不烦。

    将老爷子关起来,把爸妈送出国,这是他的处理手段,也是他的处理办法。

    但是在今天,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一个他想张开双臂,一直护着的姑娘

    这个姑娘突然间站在他的面前,说出那些为他心疼的话。

    她质问老爷子,为了他。

    哪怕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蔺之华嘴角也轻轻带了笑意,眼眶里开始盛满温柔。

    他的茭茭呀。

    蔺老爷子气得不轻,差点眼前一黑,中年男人立刻扶着他,老爷子站住,推开男人。

    然后用吃人一般的眼睛看着两人,声音颤抖“蔺之华,你就让她这么说你爷爷”

    蔺老爷子的眼神质问,狠狠瞪着两人。

    蔺之华嘴角微微扬起“我觉得她说得对”

    “你”

    雪茭拉住蔺之华的衣袖,深深呼吸“我们走吧。”

    蔺之华眉眼带笑“好。”

    雪茭扯着他,离开这儿,不想再看见这个老爷子。

    背后,传来蔺老爷子的怒吼

    “站住”

    没人理他。

    雪茭在生气,她没办法告诉任何人蔺之华真的差点被害死了,而上辈子就是这样的。

    甚至她都不确定,自己说了之后,那个看起来顽固的老爷子,是不是会在意他真的害死了自己的孙子。

    蔺之华完全不在意老爷子了,反正这次过后,他不会再让他出来蹦跶。

    但因为雪茭护着他,他甚至觉得老爷子的蹦跶都显得可爱。

    “茭茭”蔺之华看着她拉住的衣袖,声音轻轻。

    他的声音带着雪茭不明白的复杂感情,雪茭现在没空在意这些,她被愤怒烧起来的脑袋微微冷静下来。

    松开手,停下了脚步。

    蔺之华看着她松开的手,微微有些失落。

    雪茭回头,看着蔺之华,眼神带着心疼“你不要难过”

    蔺之华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带着笑容的摇摇头“我不难过。”

    习惯了的事情,有什么好难过的。

    雪茭却还是心疼,她深深呼吸,然后说“蔺之华,你教会我的,不在意我们的人,我们又何必在意。对于你不在意的人,没必要让他左右你的人生。你愿不愿意结婚,或者什么时候结婚,那都是你自己的事,不关这些伤害你的亲人的事。”

    蔺之华看着面前少女认真的脸,轻轻点头“好。”

    他很享受这一刻被她关心的感受,这将会成为他难以忘记的记忆。

    这一刻的温暖,那种从内心深处蔓延出来的温度,令人舒适又喜悦。

    “我们不要被这些言语困扰和阻扰,你这么优秀,该过上自己想过的人生。”雪茭坚定地看着他,眼神鼓励。

    蔺之华轻笑着点头“好。”

    片刻,他又说“茭茭,你成长了。”

    雪茭愣了一下,然后呆呆看着他“啊”

    “谢谢你刚刚说的话。”蔺之华继续笑着说。

    雪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些羞涩“谢什么,我们是朋友呢,你一直对我好,我当然也要对你好”

    蔺之华“”

    他有片刻的沉默,随即无奈地笑了笑。

    刚刚才说她长大了呢,结果还是那样,感情上一点窍都没开。

    他的报恩和友情,是不会处心积虑到这个地步的。

    这是爱情。

    蔺之华将雪茭送回了程家,程朔和李思桐正坐在沙发上,拿着名单说着什么。

    雪茭一边换鞋一边疑惑“爸妈”

    “茭茭回来啦。”程朔笑了笑,“我们正在看你升学宴的名单。”

    雪茭愣了一下,突然想起她升学宴和成人礼是一起办的。

    上辈子的十八岁平平淡淡就过了,这辈子竟然还要举办成人礼,雪茭想想就有些不好意思。

    “哦”

    程朔招招手“爸妈拟了一个名单,都是商业上的朋友。”

    雪茭走过去,乖乖点头。

    程朔之前说过的,趁此机会和京市这边能联络上的合作伙伴都联络上,李思桐也趁此机会和其他夫人们沟通沟通。

    “爸妈就是想问问你,要邀请哪些朋友吗本来是想要给你的成人礼和升学宴分开办的”

    雪茭摇摇头,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的,一起办了难得麻烦,我朋友少。”

    程朔有些无奈。

    雪茭仔细想了想,将自己的朋友认真过了一遍

    “我想要邀请佳雪、储盛、席钧阳、以及蔺之华”她停顿了一下,没有提到易天郁。

    她不该出现在他面前的。

    程朔和李思桐对视一眼,显然也想到了易天郁,但没有追问。

    程朔只笑了笑“还有其他朋友需要邀请的吗”

    雪茭认真想了想,随即摇摇头。

    好像除了这四个人,她就没有了那种可以邀请到京市参见生日宴的朋友。

    程朔也意识到她的朋友有些少,笑着说“上大学了,自由时间多了很多,茭茭,你可以尝试着多交朋友。”

    雪茭点点头,轻声应了“好。”

    “那个”

    “嗯”

    雪茭疑惑。

    程朔收回想说的话,只说“没事。”

    蔺之华是茭茭心中少有的朋友之一,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阻止蔺之华来参加茭茭的成人礼。

    “对了,茭茭,妈妈给你买的礼服,走走走,带你去看看。”李思桐突然站起来,高兴地说。

    雪茭愣了一下,无奈地跟着进屋。

    雪茭的成人礼是在收到了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半个月。

    她的十八岁生日。

    雪茭上辈子不知道自己的生日,老人记下了捡到她的那天,每年,那一天老人收摊,都会给她买一块小小的蛋糕。

    她就在老人无奈的眼神中,分给他一半。

    小孩子的快乐太简单了,就是那块小小甜甜的蛋糕。

    为了她上学,老人和雪茭都很节俭,小蛋糕只有她生日才会买的。

    至于老人的生日雪茭不知道,他也从来不过。

    后来老人走了,就没人给雪茭买小蛋糕了,雪茭自己也不愿意去买。

    上辈子她只活到十八岁,大概比现在早了近一个月,那一天她是在打工当中度过的。

    和往常的每一天,没有任何的不同。

    但这辈子,她成为顾雪茭以后,她过了一个盛大又隆重的十八岁生日。

    这一天,上午她和李思桐去做头发和化妆,下午早早穿上好看的礼服,率先赶到酒店。

    他们是主人,早早到场,等待即将到来的来宾。

    佳雪和储盛、席钧阳他们都在c市,距离比较远,所以会早早到来。

    程朔他们都以为第一个来的会是他们,但是等他们到酒店不久,第一个到来的,竟然是蔺之华。

    程朔“”

    蔺之华先对着程朔和李思桐笑了笑“程叔叔,李姨。”

    “哎”李思桐应得干脆。

    程朔却哼了一声,没说话。

    “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呢”雪茭眼睛微微睁大,“七点才开席呢”

    “我想早点来。”蔺之华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那张好看的脸笑起来格外引人瞩目,像是聚光灯下,只有这一个人了。

    雪茭无奈地摇摇头“那你先坐会儿。”

    蔺之华点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茭。

    雪茭今天化了妆,李思桐因为曾经的记忆,很不喜欢雪茭化妆,当然,雪茭自己也不喜欢。

    但今天不一样,李思桐说她已经成年了,和少年时代划了分界线,这样重要的日子,是要以最好看的姿态出场的。

    因此,雪茭第一次,化着妆出现在蔺之华面前。

    她本来就很好看,原本是一朵倔强的白玫瑰,化了妆以后,就像是一朵娇艳的红玫瑰。

    眼角泪痣被点了一下,像是被点在心上的朱砂痣。

    浓密的睫毛眨动的时候,掀起了一阵阵心口的波澜。

    白色纱质长裙,展示着盈盈一握的纤腰和修长的身形。

    长裙背后有大面积的裸露,但散落下来的长发全部遮了起来,若隐若现。

    “咳咳咳。”程朔黑着咳嗽一声。

    蔺之华收回视线,轻轻笑道“茭茭,生日快乐,恭喜你,十八岁了。”

    这一天,他等了一年多了。

    轻轻伸手,将人环抱住,动作很轻。

    雪茭愣了一下,随机笑了笑,蔺之华很快就松开。

    他心口跳动很快,无声的呼吸,平稳着自己的气息。

    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到雪茭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程朔和李思桐以为他要求婚。

    但是盒子打开,是一条小巧精致的项链。

    上面挂着一对银白色小巧的翅膀,雪茭微微惊讶。

    蔺之华的声音响在耳边

    “茭茭,送给你的十八岁礼物,愿你未来如同有一对翅膀,自由翱翔。”

    雪茭眼睛一亮,抬头,惊喜地看着他。

    片刻,雪茭伸手,主动抱了蔺之华一下“谢谢我很喜欢”

    她的声音带着喜悦,这是她最满意的礼物。

    程朔站在旁边看着,脸微微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蔺之华此刻比他还像雪茭的爸。

    程朔“”

    这个念头让他笑了起来,看着蔺之华道“蔺总,去那边坐会儿吧。”

    “好。”蔺之华也不别扭,跟着程朔去一边坐着聊天。

    看起来很和谐,也友善,对话却

    “蔺总,您对我女儿真是关爱有加,比我这个爸爸还像爸爸。”

    “程叔叔你放心,我会一辈子把茭茭当女儿宠着的。”

    “我不是很放心。”

    “您可以放心。”

    “蔺总,据说家里催婚比较急我女儿还小。”

    “可以等的,十年八年,我也等得起。”

    “”

    “生日快乐”刘佳雪伸手,一把将雪茭抱住。

    雪茭露出一个笑容,这是她的朋友,以后可能不常见面,但真正的友谊不会因为距离而变淡。

    那些铁铁的友情,是平时哪怕没有联系,再见面也还是当初,你依旧是我在意的人。

    储盛也来了,他穿着西装,带着一个礼盒。

    “同学,生日快乐。”

    他叫她同学,因为他们未来,还是同学。

    “同学,谢谢你。”雪茭似笑非笑。

    “听说你都进谭教授办公室呢”储盛竖起大拇指,“你这是先走一步呀。”

    雪茭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不会追上来似的,有目标了吗”

    储盛顾做夸张“这都被你看出来呢”

    雪茭笑着摇摇头,安排好储盛和刘佳雪以后,她被程朔和李思桐带着,接待到来的来宾,也都是程朔的商业伙伴。

    “徐总欢迎欢迎”程朔笑眯着眼睛,看起来很开心,很热情。

    徐总的态度要淡一些,他的商业地位比程朔高,今天来参加这个宴会,纯属赏脸。

    “哈哈,祝福程老板,你这是儿女双全,个个出息呀”

    不得不说,哪怕是赏脸过来得这些,他们比程朔地位高一些,也必须得承认,程朔这双儿女养得很好。

    长得好,实力强,气质也是上层。

    因为这样的儿女,在不熟悉的人眼里,也会高看程朔一眼。

    “哪有哪有,都是些书呆子。”

    “你的儿女”徐总的声音顿住,视线停在大厅的一个角落。

    片刻,他惊讶地揉了揉眼睛。

    “那是蔺之华”

    程朔笑容一僵。

    徐总却陡然间变得热情,一把握住程朔的手,显得热情急了。

    “程总,您这样就不厚道呢,您和蔺总相熟,竟然一点风声也没有。”

    程朔笑了笑“也不是很熟悉。”

    徐总一脸“你就不要骗我”的表情,然后说“不熟能来业界谁不知道请到蔺之华有多难,兄弟,我把你当兄弟,你也要诚心啊”

    程朔笑了笑,表情看不出什么。

    徐总又热情地客套了好久,仿佛他们关系极好,这才笑着离开,直接走向了蔺之华。

    这样的人,不止一个。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小公司的老板这儿,见到了蔺之华。

    程朔不想蔺之华来的原因也是这个,要是他们不熟悉,能借到蔺之华的光,他反而很开心。

    商场上就是这样,要脸的就走不长久。

    但现在,蔺之华惦记着他的女儿,再借着这个光,他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

    还是程明泽安慰他“爸,你就别别扭了,蔺之华要来,咱们也拦不住他。至于他和茭茭,咱们定然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松口的。”

    程朔看着不远处被其他老板夫人拉着客套的茭茭,点点头,一想也是。

    甭管怎么样

    他不会简单松口的,除非茭茭自己乐意

    于是,本来就想要在京市打开局面的程朔,仅仅是因为蔺之华的到来,就像是开了绿灯。

    有时候就是这样,哪怕别人不知道他和蔺之华具体是什么关系,但因为有关系,他们就不会去为难程朔。

    虽然也不见得乐意帮忙,但只要不为难,就是最大的帮忙。

    鹏程,今天以后,正式在京市扎了根。

    这一晚上,雪茭正式成年,这场宴会很成功,因为蔺之华,程朔商业上的伙伴,个个热情四溢。

    而雪茭少有的几个朋友,也都是很真诚的人。

    一直热热闹闹到晚上九点过,这场宴会就算是结束了。

    “真的感谢各位百忙中抽空来参见小女的升学宴,谢谢”

    程朔最后一次致辞,然后笑着送走每一个“热情四溢”的商业朋友。

    雪茭也把佳雪和储盛安排到酒店的房间里面,今天席钧阳有事没有过来,给她发了祝福的消息。

    毕业以后就是这样,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然后缺席这一次宴会,缺席下一次见面。

    时间久了,本就不是浓郁的感情,渐渐变淡,最后只剩下陌生的客套。

    所有人都走了,程朔心满意足地扭头“茭茭”

    视线注意到还站着的蔺之华,程朔挑眉“你怎么还没走”

    你不走我们怎么送上准备的惊喜

    蔺之华整了整衣服,靠近“不急。”

    你不急我们急

    程朔哽了好一会儿,说“我们一家人还有事,你”

    听到一家人,蔺之华更不想走了。

    李思桐倒是挺满意的,她觉得蔺之华已经完美的符合了她对女婿的想象。

    现在更是越看越满意。

    “没事,之华留下吧。”李思桐开口,程朔也就不说什么了。

    程明泽也有些不满意地看了蔺之华一眼。

    雪茭是一头雾水“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程朔立刻不管蔺之华了,对着雪茭露出一个笑容“茭茭,回头。”

    “啊”雪茭一愣,回头

    茫然地转身。

    “砰”鲜花彩带爆开,灯光变暗,原本一直遮着的红幕落了下来,鲜花锦簇,摆成大大几个字。

    茭茭,生日快乐。

    雪茭愣住,呆呆又僵硬地扭过头。

    然后又被惊呆了。

    程朔和李思桐推着蛋糕,程明泽拿着一对大大的翅膀。

    “茭茭,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我们一家人”程朔声音顿了一下,想到了那个不是一家人却赖着不走的蔺之华

    也只是停顿了一下,他继续“我们一家人都希望我们的宝贝永远开开心心,度过一个难忘的十八岁生日。”

    李思桐眼眶微红,那个抱在怀里一点点大的小婴儿,现在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茭茭,妈妈恨不得你永远不要长大,永远开开心心。”

    程明泽拿着翅膀给她“但时间不是我们想停止就会停止,你会慢慢长大,开始有自己的烦恼和别扭,也开始有自己的梦想,我们是你的亲人,家人,也永远是你的后盾。”

    程朔和李思桐已经走到雪茭面前了“茭茭,你十八岁了,今后,你会像小鸟一样,离开从小长大的鸟巢,出去展翅翱翔,爸爸不求你有多伟大,也不求你做出多大的成绩,只要你天天开心,就够了”

    说到后面,程朔声音哽咽,雪茭的眼眶也红了。

    “爸妈哥哥”雪茭泪目。

    有这样的亲人,是她这辈子的幸运。

    顾雪茭,不知道你去哪儿了,但我也愿你幸福。

    谢谢你给我的这一切,谢谢。

    我很幸福。

    “来,茭茭,把这双大翅膀背上”程明泽见雪茭哭着,晃了晃翅膀,笑着哄她。

    蔺之华却插话“这么大的翅膀可能不好飞,带着我送的小翅膀吧。”

    “噗嗤”雪茭又忍不住笑了。

    程朔“”

    那个谁谁谁,怎么哪儿都有你呢       ,,【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