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还好没好有

作者:九色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244章内容提要也得八零年才能回来了

    第244章内容标题还好没有

    家里是有一个之前成忠寄回来的照相机的, 却不知道这些相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不过, 朱娇娇去看成义,“这些个相片应该是你洗出来的吧”

    “好像是我洗出来的。”成义有些了悟了,难怪他看着这些相片眼熟呢, 应该有在洗相片的时候有看到过的,不过, 不至于会是一次性洗出来的, 也就印象不深了。

    叶有华看着书中每一张图片都还挺好看的,“爹这个拍照技术还不错呢。”

    “阿公的拍照技术确实是挺不错的。”成义也赞同, 他也算是有跟着哥哥和沈镇哥学过的,但是这个技术还没有阿公的技术好呢。

    三个人正说着话,素瑶从楼上也下来了, 她只比母亲先回来没有多久,“爹爹, 姆妈, 你们还在看什么呢差不多该休息了啊。”

    “三姐, 你看,咱们家出的第二本书。”成义递了一本书给素瑶,“阿公给放了好多相片进来了。”

    素瑶翻了翻, “嗯,这个相片还真的是阿公拍的呢,这个字也是阿公写的。”素瑶正说着话呢,院门上的铃铛被拉响了。

    “我去看看。”成义没叫父母跟姐姐去院门那边探询, 自己就先去了。

    叶有华想了一下就猜到了,“怕是大队部那边送信过来了,我跟罗科长说好的,到了楚南县城就给回个电话过来。”

    “那怕就是了。”朱娇娇把书给抱出来,“素瑶,你也继续耽误了,上楼去睡觉吧。”

    素瑶就抱了一叠书,“我把这个送到楼上书房去吧。”

    “成,你放到书案上就好,明天白天再收拾。”朱娇娇看着这个时间也不早了,不让素瑶再忙。

    素瑶应了一声就抱着书上楼去了,成义也回来了,果然是罗科长的消息,“罗叔叔到了楚南县城打了电话过来,在会议室值班的荣和哥送了消息过来。”

    “那就好了。”叶有华这就放心了,“成义,你也早些洗漱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你师兄师姐们回来,还有得你忙的。”

    成义也知道这个事情,好歹他也得陪着师兄师姐他们熟悉老门山,“好嘞。”

    叶有华也替妻子去打热水洗漱,洗漱了一番才回了屋睡觉。

    朱娇娇今天帮着张大夫主厨,确实也是有些累到了,也就是练瑜珈的时候跟丈夫说了几句,练完瑜珈也就累得睡着了。

    第二天成义果然就忙开了,家里叶有华朱娇娇没叫他来管,就是队里,叶有华也叫他先请几天假,照顾师兄师姐们为先。

    张大夫家里有亲人寻来的事情,在老门山很快就传开了,昨天大家没有过来打扰,但是到今天,大家就陆续上门来拜访了,也知道张大夫两个老人家存不下什么粮食。

    大家都是拎着粮食上门来的,有大米,有山珍干货,还有腊肉糖果之类的,反正都是能现用的东西。

    这些年来,受了张大夫恩惠的社员们还真的挺不少的,队里的卫生室也就是去年才开起来的,以前基本上队里的病患就是张大夫医治的。

    所以,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上门来,也不怎么打扰,只跟大家慰问几句,就放下东西走人了。

    看着这样的情形,哪怕一向有些冷漠的张天冬张青黛兄妹两个,也渐有开颜了,队里能够这么好心好意地上门,这就说明,过去的那些年里,父母在老门山过得还是挺不错的。

    这么多户人家,一人哪怕是只送两斤大米,两斤山珍干货,半斤腊肉,加起来的数量也挺不少了。

    还有成义这个做徒弟的,他也怕师傅家里存粮不够用,特意跟队里买了一些稻谷,又从家里拿了山珍干货和腊肉。这么多的东西,大家在老门山呆到过年都完全是足够了。

    有这么一桩事情,又正好是星期天,孩子们不用上课,也不用继续帮着做事情,腊月初七的日子队里倒是过得还挺热闹的。

    叶有华最近的重心还是放在了地底下,经过大家的加班加点,看情形,今天就能够完工了。这可是一件大喜事,这个管道在冬天里砌砖,消耗了队里不少的柴火木炭,终于能够完工,大家也能松口气了。

    钱工盯着大家努力赶工,他自己也在地道奔来奔去,四处视察着情况。

    孙工也领着机房里的社员们,到处检查着电线,务必要排除任何漏电的现象。

    于小前和刘有生也忙出了一身大汗,他们得检查一下各处的污水管道,眼看着,这个管道在开春就能够用上的,不上心不行啊。

    赶上午十一点的时间,队里最后一块青砖都给砌上了,管道里传出来一片的欢呼声,“完工了终于完工了”

    “急什么急什么”钱工大声吼着说话,“等我检查一遍再欢喜不迟。”

    “那钱工你检查呗,保管没有问题”

    “就是,咱们一小组一小组都会检查的啦”

    叶有华压了压大家,“成了成了,别闹腾,先等钱工看看。”

    一个小子就骑了自行车载着钱工在管道里四处溜达,当然,这个只限一层一层的区域,别的还得自己爬上去看的。

    孙工也叫机房里的大家继续忙着,他跟叶有华站一块说着话,说的还是私事,“元嘉那边,你看能帮忙问问昭州那边么今年过年,他们一家是不是要去昭州一趟陈家也算是已经平反了,按说元嘉回去也不要紧了。”

    “你倒是挺好心啊”叶有华听了有些稀奇,“我还以为,你舍不得敏真带着孩子们回婆家呢。”

    孙工听叶有华这么说就笑了,“这个有什么好舍不得的敏真是嫁给了元嘉,本就应该要回婆家的,佑妍他们怎么也应该要回去,见一见曾祖父和祖父祖母的。”

    “行,我看着时间这几天就给问一问。”叶有华也觉得,陈元嘉家里现在既然不是回不去的,怎么说,陈元嘉兄妹也该回去看看了,孙敏真也是陈家媳妇,也该回去见见长辈的。

    孙工这个事情是自己要请叶有华问的,“你问好了之后,再把亲家的意思跟元嘉说一声。”

    “你这个岳老子还真的是做得挺好的啊。”叶有华觉得孙工还真的是挺体贴陈元嘉的。

    孙工当初也是很喜欢陈元嘉,才想着要结亲的,“元嘉本来就挺好的,我对他好不是应该的么你们家里对素璎女婿不也是挺好的”

    这边正说着话,那一边钱工总算是把所有的工程都看完了,原本大家正在小声地说着话的,看着钱工回来的,大家都不再继续小声说话了,就只盯着钱工看,“完工了么”

    “完工了,完工了。”钱工知道大家都等着呢,就先说了这个消息,让大家先欢喜一阵,不过,他还是把要说的话给说了,“现在只是咱们队里各家的工程完工了,还有往碧水潭的没有开工呢,大家明年继续忙啊。”

    大家就笑嘻嘻地,“那就是明年的事情了,今年不着急啦。”

    既然是已经完工了,大家也就陆续自地下管道里出来了,看着时间也差不多要下工了。

    叶有华就干脆叫大家下工了,“上午就先下工吧,下午大家正常上工,等到明天腊八节,大家就能歇一天了。”

    大家嘻嘻哈哈地散了。

    “这时间过得还挺快的啊。”钱工感慨,“去年管道工程才开工呢,今年就已经差不多算是完工了。”这要是不准备往碧水潭那边继续,就是已经完工了。

    叶有华一想,可不是么,去年开工的,今年完工,这个速度可不慢了,“这也都是钱工费尽了心力呢,要没有钱工主持,咱们可别想这么快完工。”

    “叶队长净给我戴高帽子。”钱工听得满脸笑,不过,“叶队长也别只是说客套话,咱们托大家的福,在老门山安稳过了这么久的日子,怎么也该是要回报一二的。”

    孙工也是这个意思,“咱们来老门山安稳过日子,能帮上忙,原本也是应该的。”现在他们还是属于老门山的一员呢。

    “当年还想着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走的。”说起来这个事情,孙工也是挺感慨的,“没想到,一住就是就是十六七年啊。”他们是六十一年六月份来的老门山,到现在还真的是十六七年时间了。

    钱工算一算,也有些感叹,“这个算咱们的第二故乡来着。”钱工他们并不是楚南人,而是当初从外地跟着秘密工厂过来的。现而今,他们搬来老门山十六七年,秘密工厂也撤了有十来年时光了。

    “那就是第二故乡。”叶有华忍不住问起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申请平反呢”现在公历已经是七十八年了呢。

    孙工心中早有主意的,“等敏真他们这回真的去学校上了学再递交申请吧,这个时候,正是敏真他们上大学的关键时刻,不好节外生枝的。”

    “对,我们都是商量好了的,要等孩子们都真正去上学了,没有妨碍了,再考虑这个事情。”钱工也是这个意思,“郑工李工也都是这个意思,咱们等了这么多年了,不在乎再多一年两年的,孩子们的青春却是耽搁不起来的。”

    叶有华完全能明白这种心思,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为了子女,自己如何并不重要的。

    孙工看了一眼里头的山脉,“倒是谢工,他这一辈子,平反这个事情是不能想了。”谢工可是背了十几条人命在身上的,平反跟求死无异。

    “谢工也不在意这个吧。”叶有华感觉,谢工自打女儿谢媛媛过世之后,对自己的待遇如何,就已经不是那么地在乎了。平反与否,对谢工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孙工跟钱工听了叶有华的话愣了愣,但是仔细一想,倒是觉得叶有华这个说法是正确的,“说起来,谢工怕还真的是不在意这个事情的。”谢工孤家寡人一个,有什么好在意的

    说到谢工的事情,几个人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地好了,同样是下放,孙工他们的日子跟谢工的日子,过的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从脑力劳动转向体力劳动,对于大家来说,一开始是很不适应的,可是,大家的一家老少,都一个不少地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可比哪个地方的下放人员都要幸运呢。

    “谢工要是想留在老门山,就让他留在老门山吧。”孙工觉得老门山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老门山倒是没有什么坏心思的,有坏心思的也早就去坐牢了。

    在老门山生活其实是挺轻松自在的,这样的日子,可比去外头哪个地方都要好呢。

    不过,想到坐牢去的那个,孙工问了叶有华一句,“当初刘大壮是判了多少年到今年明年的样子,是不是差不多也要出来了”

    “没有这么快吧”叶有华回想了一下,“我记得当时是两罪并罚,差不多是有十五六年样子。”

    钱工听了就摆手,“好像表现好可以减免的就算不减免,当初要是十五六年的样子,那我看差不多明年后年,也就能出来了吧”

    “看来我得打听打听这个事情。”叶有华听了这个事情,心情就有些不大好了,他可是一点也不想老门山的发展受到什么影响,刘大壮要是真的快回来了,这可是个大事情。

    叶有华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又看了管道里的标记,这是快到大队部的出口了,“孙工钱工,你们先回去,我这就去打个电话打听打听这个事情。”

    “成,叶队长你去忙,我跟孙工就先回去。”钱工跟着一起从出入口爬出来。

    叶有华冲他们两个挥挥手,就去了大队部二楼会议室打电话。

    值班的是几个老干部,看到叶有华就打招呼,看着叶有华是要打电话的架势,他们就挪了挪位置,离得稍微远一点。

    要打听刘大壮的事情,叶有华能找的人也就是靳组长了,当初在建宁那边的茶岭监狱,就是靳组长打听到了事情的。

    靳组长听叶有华问起这个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刘大壮的这个事情,这些年我都没有再关注。我记得,当年两罪并罚,判的是十六年,减刑的话,确实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但具体的,还得看着情况来的。不然,你等我跟建宁那边打听打听吧,打听好了我再给你回电话。”

    “那这个事情就麻烦靳组长帮忙打听一下了。”叶有华把自己的为难也跟靳组长说了,“这些年也不知道刘大壮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咱们老门山旅游村的计划,毕竟还是在建中,外头的情势现在也不算是特别地好,这个事情,还真的需要上心呢。”

    靳组长也能理解呢,“你的担心,我也是知道的,你先等我的消息吧。”确实是很难讲刘大壮现在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年的刘大壮就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主,不然也不至于会在队里的买卖都握在叶有华手里的时候,就去举报叶有华了。

    “对了,今天咱们队里的管道完工了,社员们家里倒是都已经接通了,碧水潭那边现在还没有过去。”叶有华把管道的事情说了一下。

    靳组长就说,“哪回我也过来看看,你们已经完工的管道是个什么模样。”上回看的不是成品呢。

    “可以啊,你看着有空过来就是了。”叶有华反正都是在队里的,“还有一件事情,荒山开果园及果园套种技术这本书,京都那边已经出版了。”

    这件事情靳组长隐约知道一些,“那这就是你们老门山出的第二本书了吧我记得,之前你们出过一本蔬菜大棚技术来着”

    “对,有这么一本蔬菜大棚搭建及种植技术,不过这个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叶有华想一想,确实还是挺久以前了。

    靳组长对于这一点倒是挺佩服的,“我看将来,你们还能再出一个综合管道技术了。”

    “这个事情啊,看来还得再看呢。”叶有华还真的是有这个意思呢,不然之前也不会让钱工记录下来那么多的资料了。

    靳组长说了一句“不错”,又问了问张大夫那边的事情,“张大夫这也算是团聚了。张大夫之前上交的那个院子,我有让楚副去看过了,现在住了好些户人家,要撤出来还需要一点时间,待到正式空下来了,我再通知你这个事情。”

    “多谢你为成义师傅费心了。”叶有华没料到靳组长还有关注着这个事情呢,“要是太麻烦的话,干脆你看哪个地方是空着没人要的我们给张大夫砌个屋子也成。”

    靳组长听了叶有华都笑了,“叶队长还真的是财大气粗啊要说空地儿,还挺不少的,不过,照我来看,张大夫怕是更愿意要老房子,听说,这可是张家祖传的屋子。”

    “那就麻烦靳组长了。”叶有华还真没有打听过这个,确实是不知道,这个是张大夫家里祖传的屋子。

    跟靳组长讲完电话,叶有华心里还挂着一点事情,刚刚听靳组长说城里空地多,叶有华倒是动了点心思,老门山离楚南还是有点距离的,家里要不要在县城买块地建屋呢

    这边叶有华挂了电话,那边五队的老队长就问了一声,“叶队长,是不是刘大壮要出来了”这耳力还真挺好的啊,听得挺清楚的呢。

    “没那么快,要再过几天呢。”叶有华算过了,如果真的是没有减的话,那就是要到八十年代了。

    五队老队长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老门山可经不起折腾了。”可见也是挺担心刘大壮会回来的。

    “不用担心,咱们老门山都是齐心协力的,不怕他一个人。”叶有华的想法就是,刘大壮要是真的提前回来了,那就发动整个大队的社员盯着他,看他哪里还能有时间来捣鬼。

    六队长的老队长听了也挺放心的,“这个倒是的,咱们队里,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大家就一起盯死了他,看他还能怎么折腾。”又是一个觉得刘大壮回来肯定会折腾的。

    叶有华冲大家笑了笑,“所以,回来不回来,就不用担心了。”他想了想,又拨通了昭州欧主任那边的电话,“我是替元嘉问的,你看,今年元嘉要不要领着妹妹跟媳妇孩子回来过年”

    “回来过年”欧主任之前还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我得问一问我岳家的意思,家里肯定是想孩子的,多少年没见了今年刚刚十年整了。”

    叶有华也不急着等结果,“你问了给我回个电话就成,或者,你直接打电话找元嘉也成,这也差不多是能联络的了。”

    “不急,正式联络再等一等。”欧主任也是有考虑的,不好这个时候就联络,“这个事情,我看后天回你吧,明天腊八我正好可以上门去问问。”

    明天才腊八,离过年还有二十来天呢,叶有华自然是说,“可以。”

    这就算是把今天的两个电话都打了,叶有华在登记册上写上记录,这才离开会议室回了家。

    家里正等着他回来吃饭呢,朱娇娇看到丈夫回来就准备开饭,“成义去了张大夫家里,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成,咱们开饭吧。”叶有华知道这事,早就跟成义那边说好了的,他跟妻子说起明白腊八节的事情,“成义师兄师姐那边,咱们多煮一些腊八粥送过去。”

    朱娇娇准备好了的,“下午我就淘好了,那那么一大桶呢,用大灶来熬能有一大锅。”

    “那就成了。”叶有华看了一眼,确实是能熬煮出来挺多粥的。

    等孩子们消食休息了,叶有华就跟妻子说起来刘大壮的事情,“我看就算是不减刑,也过不了几年就能回来了。”

    “这么快”朱娇娇对刘大壮毫无好感,“他要是回来了队里的事情不好搞了吧”她记得,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好像举报之类的事情还是有的

    叶有华也很不希望刘大壮回来,“回来肯定是会回来的,就是他媳妇早几年就已经改嫁了,回来了怕还是要闹一场呢。”

    “闹就闹吧,刘大壮媳妇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她是等着子女们都结婚了才再嫁的,而且到现在还孝顺着刘大壮的爹娘呢。”朱娇娇觉得,“闹才好呢,他回来就闹,大家才会厌恶他回来。”那个时候,才不用太过担心了。

    刘大壮媳妇改嫁那还是前几年的事情了,那会刘大壮的女儿刘秀英也总算是嫁出去了,刘大壮媳妇就跟队里妇女主任要求跟刘大壮离婚了,说自己已经把刘大壮的子女都养大了,也办了亲事了,该过自己的日子了。

    这件事情,就是刘大壮的爹娘也是同意的,然后妇女主任被缠得没办法,就去公社申请了,公社那边根据现实情况,就先判了离婚,然后才改嫁的。

    叶有华作为老门山的大队长,原本应该要管一管这事的,但当时队里有事情要忙,是刘支书去处理的这个事情,就是在意见书上写了同意,再签了名字。

    当然,就算那个时候叶有华不忙,刘支书也不会让叶有华去忙这个事情的,同是刘家人,又是队里的支书,他去签字才是最好的。

    那几年时间,像离婚这样的事情,还是挺多的,能找的借口也挺好找的,诸如要跟某某分子划清界线之类的,这样的理由一出来,就没有离不了婚的。

    楚南就算别的事情不怎么搞,批资本家还是有一些,就是农村里,好歹还有一个批地主的批人大会呢。所以,离婚的事情,在楚南也不算是少见。

    叶有华是托了靳组长打听的,“看靳组长传过来的消息吧,能不减刑也是好的。”要是减刑那就怕是转眼间就要回来了。

    下午队里照常上工,管道里不用再去上工之后,队里一下子就有了不少的劳动力,叶有华就把好些冬天的事情全部都安排了下去。

    大家也会欣赏一下老门山的风光,以前总是会呈现大家视线中的电线再也看不以了,看起来总觉得眼睛都好受了不少。

    叶有华也是挺满意的,能把电线这个最现代化的东西藏起来,这古风就很是得其味了。

    第二天就是腊八节,大清早的,夫妻两个就起来熬煮腊八粥,这一天一直下着的雪停了下来,不过没有融雪的迹象,而且天空也并没有晴朗,照样是灰蒙蒙的。

    朱娇娇把煮出来的腊八粥装了桶,连同打包好的白糖一起递给成义,“这个就送到你师傅家里去,你先就送过去,你师傅那边也不需要再忙了。”

    “好嘞。”成义看着是两大桶,干脆就用扁担挑着桶出门,路上还碰到起早的师兄们,“早啊。”

    也就是在围墙外面,朱娇娇在厨房里也能听到声音,朱娇娇又给了几碗叫素瑶和成智去送,“成智,你早些回来,你今天还要上学呢。”

    “知道了。”成智叹气,“干嘛我们学校腊八节不放假啊”素瑶听三弟叹气就捏了捏他。

    叶有华敲了他一记脑袋,“大清早地你叹什么气这个腊八节是队里放的假,你们学校放什么”

    “好嘛。”成智拎着篮子准备出门。

    起早的素玥、成信跟小哲圣也看到了,连忙追过来,“三哥三舅舅,我们一起去。”连三只狗狗都跟了出去了。

    “早点回来啊。”朱娇娇看这四个小的都出去了,三只狗也带着,连忙叮嘱了一句,不然,他们能在外面转悠一个早上。

    叶有华不担心这个,“成智不是说这个星期就要考试了么他们有七八门功课吧有得他忙的。”

    “我记得,明年素玥跟成信也升初中了”朱娇娇想到了这个事情,“前些天美芙说了一声。”

    叶有华算了一下年级,“他们这是又改成了五年级了之前不是说定了小学要六年的么”

    “谁知道什么想法”朱娇娇也很想不明白,“要不是时常关注,我都要糊涂了。好像,高中也是又要变成两个年级了呢。”

    叶有华问了一句,“那成智现在是什么年级”他还真的是记不清楚了,以成智的成绩,也不需要家长给什么试卷上签字的,所以还真的是有些不知道。

    “现在是初二呀,成智不是去年才去的桥南么”朱娇娇记得这个事情呢。

    叶有华也想起来了,“对,是初二上学期了。”成智去桥南中学的时候,正是凤凰城地震那一年的九月份,开学没几天,就是大领导逝世了。

    “初中学制改不改要是初中又改成两年,那成智过两三年就得考大学了那才多少岁啊”叶有华觉得这个学制真的是很叫人头疼啊。

    朱娇娇自己也不分清楚这个,“这个得问一问。不过,不要紧,那会成智也有十五岁了,你看文青,她才十四岁的年纪就参加高考了。”

    “就怕到时候高考恢复了有几年了,考试越发地难了”叶有华是真的有些担忧的。

    夫妻俩说着话的功夫,成智几个就回来了,“姆妈,我们回来了,我没耽误时间吧”小哲圣也跟着一起喊了阿公阿婆,又去看两个妹妹。

    “没有耽误时间。”朱娇娇看成智回来了,就问他,“你们现在初中是几年制”

    成智奇怪父母怎么会问这个,“现在是三年啊,不过,好像因为高中改成了两年,咱们初中听说有可能也会改成两年。”

    “要是改了,过两三年,你就参加高考了,你怕不怕”叶有华问三儿子。

    成智怎么会怕这个“我的成绩可不差啊,我才不怕这个呢。爹,先说好了,我可是啊,要考军校的啊,一般的学校我不去哦。”

    “有能耐你就自己考上去呗,反正家里不拦你。”叶有华是绝对不会拦着家里儿子发展的。

    成智很满意,“不拘着我就成。”

    “哪个拘着你了”素瑶的声音从堂屋里传了过来。

    然后成义也走了进来,“成智,大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了。”又跟父母说话,“师傅师娘说喜欢咱们家的腊八粥呢,谢谢咱们呢。”

    “那就好。”朱娇娇对自己煮的粥是挺有信心的,又问起张大夫夫妻两个,“你师傅师娘今天的精神还好吗不像之前那般了吧”

    “精神比昨天好点了。”成义帮着父母一起端着饭菜去堂屋里,“就是说起大师兄跟二师兄的事情,还是有些难过,还说要想办法去找一找尸骨。”

    叶有华跟朱娇娇听了也有些伤感,他们也算是能理解老人家,就是,“这个事情,怕是不容易呢。”

    “不容易怕也是要去找的。”成义觉得,两个老人家不会放下这件事情的,“师傅师娘先收养的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兄,相处年头也是最久的,情分深厚着呢。”

    朱娇娇这才明白过来,“难怪,你师娘一听这事就晕过去了。”这既然是收养的,那就是自家孩子,听说了自家孩子尸骨无存,哪里受得住

    “我听着,你三师兄说是每个尸坑都找过了,没找着会不会是哪个好心的另外找了一处安葬了”这个事情,叶有华觉得是有可能的,“都是行医大夫,又是你师傅教出来的,肯定会有不少感恩的人。”

    朱娇娇听了丈夫的话也如是说,“我觉得你爹说得有道理,虽然这世上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畜生有很多,但是真的会记恩的人也是有的。”自家是有体会的呢。

    “嗯。”成义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我看有这个可能呢,晚点我跟师傅师娘说一下。”

    成智对这个验亲的方法很感兴趣,“二哥,是用的什么法子验亲的啊我听说,有什么滴血验亲,滴骨验亲的这两个方法真的管用吗”

    “你又看了什么书啊”成义一听就知道这是看的歪书,“古时候是有这两个法子,不过,这个法子其实并不可靠。三师兄去寻尸骨,是靠秘法来认尸骨的,师傅打小给师兄师姐他们打磨过身体,用的是祖传的秘方汤药,服过这个的跟没服过的,尸骨是不一样的。”

    成智听得有些入神,“秘方汤药强身健体的那种吗我能不能用啊用了之后,我是不是就会练出内力来啊”

    “成智,你今天还要上学呢。”朱娇娇敲了敲成智,“再耽搁下去,你今天就得迟到了。”

    叶有华看了一下手表,“你还有五分钟吃饭,快点了。”

    “嗯嗯嗯,我知道了。”成智连忙开始扒饭,一边还跟成义说,“爱哥,蛋唔飞了缩。”

    多余的话他也没法说了,外面已经有人在敲门喊他了,成智三两口扒完饭,捞起书包和饭盒就一溜烟地跑了。

    “成义,你师傅的秘方,你就别随意说出来了。”朱娇娇看成智走了,又叮嘱成义。

    成义摆摆手,“不要紧的,我不知道方子。其实,就是以前师傅给开的,用来泡澡的汤药呀,我们都泡过呢。”

    “那你以后就别提这事了。”叶有华怕这里头有什么讲究,不想让成义犯张大夫的忌讳。

    成义知道父母为自己好,一口应下了,“我知道分寸的。”

    腊八节过了之后,先是靳组长回了电话过来,说了刘大壮的事情,说起来这还算是一个喜讯了。

    “刘大壮不但没有减刑的事情,据说还加了几年,因为他刚开始进去茶岭的时候,还跟同屋的人打过几架,近些年虽然表现算是不错,但是加上去的还有两年多没有减下来呢。”

    叶有华听了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减刑,也不是幸灾乐祸,实在是老门山的发展,这几年正是重要时刻呢。”

    “那现在你就能放心了,就算是不加上这两年时间,也得八零年才能回来了。”靳组长觉得这样的情况还算是不错。

    叶有华也是一样的想法,“嗯,这下算是能放心了。”

    “我这边也请人帮忙打听着情况,有什么消息再通知你。”靳组长自然不会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就完结的,还得继续盯着呢。

    “那就谢谢了。”这就能更放心了,他们老门山就能根据这个来进行预防呢。

    除了靳组长,欧主任也给回了一个电话,“大家都是盼望着元嘉今年,带着妹妹跟妻儿一起回昭州过年呢,我这一去问,元嘉爷爷还骂了我几句,说这个事情就不应该要问他,自然是喊要回来的呀。”

    “老人家,还是想念孩子的。”叶有华挂了电话之后,把家里盼着他回去的消息,第一时间就告诉了陈元嘉。

    陈元嘉听了这个事情还有些惊讶,“有华叔,姑父怎么会突然间打电话来说起了这个事情”他看叶有华微笑的模样,就有些明白了,“是佑妍阿公跟有华叔说的吧”想明白了他还挺高兴的,“哎,爸对我真好啊,我的运气可真好。”

    “知道你爸对你好,你对以后也敏真好,你爸就心里高兴了。”叶有华也不意外陈元嘉能猜到,这种事情,除了孙工,也不会有别个会请托自己来办的。

    陈元嘉高高兴兴地说到,“我知道的,我本来就应该要对敏真好的呀。”

    看着陈元嘉高兴的模样,叶有华心情也不错。

    接下来就更高兴了,因为,京都寄来的汇款单也到账了,老曹是悄悄地跟叶有华打了电话过来,“你得赶紧来提钱,这么多钱,放在这里,我连门都不敢出了。”

    “好,我马上就点齐人开了卡车过来。”叶有华还多问了一句,“老曹,你这是上任了”

    老曹苦笑,“昨天刚上任的,这才一上任,你们老门山的单子就过来了。”

    “这是好事情呀,说明将来,你就会越发地红火了。”叶有华觉得,这个开门红不错啊。

    老曹这会还高兴不起来,心里一直提着呢,“你们快来吧。”

    “就来就来。”提钱可不能不积极啊,叶有华挂了电话就分派了人手要去提款。

    大家正等着这一天呢,立马就集齐了出门的社员,一个个都是特意挑选的人高马大的,这样的出去,碰上截道的,一个能顶好几个。

    自然钱是安然无恙地领回来了,留出来要付给各处生产队的钱,其他的就一起封在了资料室的铁柜子里头,等着小年结算的时候分钱。

    邓州程还给叶有华带了个消息过来,“邮局的新柜员,有一个是杜鹃,还有一个是桥南嫁去桥湾的。咱们队里刘家的姑娘没选上。”

    “有一个也成了。”叶有华主要还是想着能照顾邓杜鹃,“你看杜鹃上班情况怎么样”

    邓州程是仔细看过的,“还挺好的,我看她是跟之前的柜员有请教过的,做得还挺熟练的。”

    “这样就好,那也不怕别个说闲话了。”叶有华听了就把这个事情放下了,好歹,邓地主那边也算是回了一分情分了。

    接下来几天,周边大队有闻讯过来结账的,陆陆续续两三天时间才结完,这会,今年冬天里的第一场雪也已经融化了。

    叶有华在成智考完之后接到了成忠的电话,“今年我们实验室里暂时没有新项目,我今年可以提前回来,订的车票大概是大后天早上到省城。”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是今天的万字更新,嗯,买不到合意的键盘,还是用的笔电键盘,好慢又好累。然后,今天又没有捉虫,前几天的,好多错字漏字啊,今天估计也是的。

    嗯,快要过年啦,录取通知书估计还得继续等,据阿锦隐约查到的资料,那一年,京都大学好像是二月二号左右发录取通知书,二月二十六号开学的。资料实在是很不清晰,先就这样来写吧。据说,还有学校是三月初发通知三月底开学的呢。

    谢谢大家,祝大家安康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飘飘忽忽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