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作者:阿宁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徐弈北的语气让姜唯的心往下沉,泛出一股酸涩。

    她一直觉得他遥远得像天上耀眼的星辰,泛着冷光,遥不可及。

    在一起的短暂时光,对她来说有些虚幻。

    不管怎么说,曾经靠近过,而现在,他又回到遥远的地方。

    “好,我现在在你住的酒店大堂,你现在有时间吗?”姜唯小心翼翼地询问。

    徐弈北知道自己语气不好吓到她了,有些后悔。“在那等着。”

    “好,那,再见。”

    姜唯的语气特别生疏见外,徐弈北记忆里甜美可爱的她截然不同。

    他不太高兴,不高兴的他不太爱说话。就在他沉默的这一两秒时间里,姜唯挂了电话。

    徐弈北听着耳边传来的忙音,更不高兴了。

    一直认真偷听的陆一铭摇头哀叹:“难怪昨天她一见你就跑,就你这态度,换做谁都要跑的。”

    徐弈北阴沉着脸,“我当初对她不是这个态度。”

    当年,他从来没有凶过她。这次见到她,他心里就憋着一股气。

    气什么呢?

    气自己在看到她的时候,还是会心动。

    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放下。

    而她,似乎已经完全放下了,这让他更气。

    陆一铭耸耸肩,“反正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我认识你几十年,从来没见你有过好脾气。”

    徐弈北眼眸微眯,对陆一铭的评价不满。

    陆一铭继续补刀:“你就算不发脾气,就这冷冰冰的脸,也能让人那敬而远之。姜唯当初,就是被你吓跑的吧。”

    “不是。”

    “你确定?”

    徐弈北不再理会陆一铭,转身朝门口走去。

    陆一铭冲着他的背影说:“要腾地方提前通知一声,我可不想撞上少儿不宜的画面。”

    徐弈北依旧没理他。

    姜唯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背脊挺直,双手放在腿上。

    为了这次的见面,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小西服,里边是白色真丝衬衣,下身穿着配套的西裤,就连头发也梳成发髻。

    总之,为的是显示出她的成熟和干练。

    她是以盛芊芊的经纪人的身份来的。

    等待的时间有些煎熬,徐弈北刚才的态度让她不安,很怕谈崩了。

    当再次看到徐弈北从电梯走出来的时候,姜唯努力不紧张。

    她从沙发站了起来,看着徐弈北大步走过来。

    四年了,他的变化不是很大,更成熟了,气质更严肃冷酷。

    他在她面前一米的地方站定,姜唯扬起一个标准的职业性微笑,伸出右手,说:“徐先生,你好。”

    徐弈北垂眸看着她的手,跟以前一样,纤细修长,指甲修剪整齐,没有涂任何东西。

    他怀念那柔软的触感,可此时并不想握上去。

    “姜唯,你是在玩弄我么?”

    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姜唯,姜唯不敢迎视,强装的镇定此时全都在眼中泄露。

    这指控太严重了。

    她咬着嘴唇,收回伸出去的手,垂在身侧捏紧。

    “我没有。”

    前台小姐一直在偷看这两位俊男美女,进出的顾客也好奇地看过来。

    徐弈北不喜欢别人探究的目光。“你要在这谈?”

    姜唯摇头,“我们去旁边的咖啡厅吧。”

    “跟我来。”

    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多,徐弈北没吃午饭,并且确定她也没吃。

    看她紧张的样子,估计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有勇气来找他。

    她比四年前瘦了,下巴尖了不少,肩膀也小小的。就算穿着职业套装,也还是瘦弱的看起来容易被欺负的样子。

    他转身就走,姜唯在后边跟着。

    只是这个方向,让姜唯有些慌。

    他走向了电梯,他刚才才从这儿出来。

    他,要带她去哪里?

    去他房间?

    姜唯心中惊涛骇浪,越来越慌,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跟,后悔不让盛芊芊一起来。

    都已经过去四年了,有些事情不能再发生。

    很快她又想,他不是那种人,就算带她去客房,也是为了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谈。

    姜唯在胡思乱想中进了电梯,徐弈北按了最高的楼层。

    电梯里只有他们俩,空气异常安静。

    姜唯站在他左后侧,看着电梯壁里自己的身影,不敢转头看他,就连电梯壁上他的身影,她也不敢看。

    其实她想大大方方的,可他浑身散发的冷凝的气场让人害怕。

    四年前她刚开始接触他的时候,她就有点怕他,但是只有一点点,不像现在。

    做人果然不能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就会像她现在这样,变得胆小如鼠。

    明明看惊悚片的时候都不怕的,全场二十几个人,就她胆子最大。

    电梯停在最顶层,跟着徐弈北走出去之后,忐忑不安的姜唯才发现这儿是餐厅。

    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刚才一直安慰自己他是个正人君子,但是脑海中总是控制不住浮现出那些疯狂的旖旎的画面。

    事实证明,他还是很君子的。

    盛芊芊的事情,还是有的谈的。

    徐弈北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外面是蔚蓝广阔的大海,视野极佳。

    姜唯脸上眼中的欣喜,徐弈北都看在眼里。

    他就知道她会喜欢这里。

    侍应生将带单递给相对而坐的两人,姜唯很客气地点了一份牛排就不点了。

    徐弈北点了主餐之后,又点了芒果汁和冰淇淋。

    这是她爱吃的。

    点完餐之后侍应生离开,姜唯恭敬地说:“徐先生……”

    徐弈北:“吃完再谈。”

    她以前也总是叫他“徐先生”,但是感觉跟现在不一样。

    姜唯神色讪讪,“好。”

    然后,气氛再次变得安静。

    为了缓解尴尬,姜唯转头欣赏窗外美景。

    她最喜欢在高处看海景,这样的视野更震人心魄,能改变心境。

    比如现在,她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喜欢吗?”徐弈北突然问道。

    姜唯毫无心理准备,“嗯?”她条件发射下转过头看他。

    蓦地,撞上了他深邃的目光。

    心脏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不轻不重,让她的心跳动地更快。

    她移开视线,回道:“喜欢啊。”

    徐弈北一直看着她,姜唯感觉得到。

    “你这么怕我做什么?”

    姜唯咬唇,她一紧张就喜欢咬嘴唇。

    “怕你是正常的啊。”她声音有些低。以前在一次的时候,有时候他心情好,会有点宠她,她就会稍微放肆一点,但更多时候,都比较老实。

    现在都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他更不可能再宠她纵容她,那么,她怕他是正常的心理。

    “以前怎么不怕?”徐弈北语气微沉。

    姜唯这次回答得有底气,“以前是以前,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不一样。”

    徐弈北沉默了,只是看着她的目光更加强烈,甚至灼人。

    姜唯身子坐得笔直,在这方面,她很坚定。

    即使生了他的孩子,但她和他确实已经是过去式。

    徐弈北努力克制心中那股往上翻涌的怒气。

    当初她说走就走,现在说过去了就过去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看来是他当初太纵容她了。

    “姜唯,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姜唯愕然。

    侍应生在这时上菜了,打断了他们未完的谈论。

    姜唯心里感激侍应生的及时出现,这个话题,她非常不想讨论。

    两人默默地吃着午餐,姜唯吃东西没有徐弈北快,但努力地在他放下刀叉的时候,自己也吃完了牛排。

    她吃的有些撑,平时她吃不完一块牛排,都是跟姜叙辰一起吃,加上配餐的食物,刚好吃饱。

    现在,还有一些没吃,她不打算吃了,谈正事要紧。

    “我想跟你说说盛芊芊的事情。”

    “把东西吃完再说。”

    姜唯:“……我吃饱了。”

    徐弈北看了看她面前的烤面包和果汁点心,不容置喙地说:“吃完。”

    姜唯:“……”

    她妥协,端起果汁喝了一口,接着吃一块蒜蓉面包,吃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

    她以前很喜欢带着蒜蓉的东西,还曾坏坏地问徐弈北如果她刚吃完大蒜他会不会嫌弃她。

    现在想来,有些羞耻。

    还有就是,自从她怀孕之后,口味就发生了变化,曾经喜欢的蒜蓉变成了让她难受的食物,曾经不喜欢的香菜,却莫名其妙地爱上了。

    徐弈北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在她正要咬下第二口面包的时候,他说:“别吃了。”

    姜唯顿住,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把面包放下。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蒜蓉么?”

    “现在不喜欢了。”

    “女人果然善变。”

    姜唯低着头不说话。

    以前怀孕的时候闻到蒜蓉的气味而吐得天昏地暗的难受的感觉,现在清晰地记起。

    瞧见她露出委屈的表情,徐弈北端起手边的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喝吧。”

    “谢谢。”姜唯声音柔柔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芒果汁也别喝了,冰淇淋……”

    “我只是不喜欢蒜蓉。”

    芒果汁和冰淇淋,她还是喜欢的。

    其实,也没有变太多。

    刚才胸口有些闷的徐弈北,因为她这话,又觉得空气清新了很多。

    服务生端来了冰淇淋,两个球,一个香草味,一个蓝莓味,是她一直喜欢的。

    冰淇淋吃完,姜唯终于可以跟他说正事了。

    “你不让芊芊演这部戏,是因为我吗?”她要先确定这点。

    徐弈北坦然承认:“是。”

    姜唯抿唇,心里不是滋味。她从来没想过他会针对自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让她难过的同时,还有点心酸。

    她果然一直都不太了解他。

    她没有问为什么,但是徐弈北希望她知道。“知道为什么吗?”

    姜唯想了想,摇头。

    徐弈北轻笑了声,没给她答案。

    “我的确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这些都是我们之间的问题,跟盛芊芊无关。你可以不可以收回成命?”姜唯小心措辞。

    徐弈北不说话。

    她说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但他看得出来她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姜唯话里包含的其它意思,他不会知道。她就以这样的方式,表达了亏欠,心里好受了些。

    “如果你不肯原谅我,不想再见到我,我可以辞去盛芊芊经纪人的职位。”

    “呵!”徐弈北觉得自己这些天生的气比之前四年都多。“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姜唯:“……”

    她能不这样看吗?他现在不就已经想把她扔出去的样子吗?

    气氛变得凝重,一阵突兀的微信视频邀请铃声响了起来。

    姜唯吓了一跳,说了声抱歉就从包里拿出手机,并且小心地不让他看到屏幕。

    是林老师发送的邀请,姜唯立即挂断。

    可她不放心,怕出了什么事,于是跟徐弈北说:“我打个电话。”

    “嗯。”看到姜唯起身要离开,徐弈北又说:“在这打。”

    他怕她又跑了。

    姜唯有求于人,只好听他的。

    电话很快拨通,那头传来了姜叙辰的声音。

    正是午休时间,姜叙辰用说悄悄话的调子说:“妈妈,我睡不着觉,我想你了。”

    姜唯一脸温柔,小声地说:“我也想你。”

    姜叙辰开心地笑:“妈妈,虽然我没有睡午觉,但是我没有吵别的小朋友哦。”

    姜唯:“是吗?那我要给你奖励。”

    姜叙辰:“好!你什么时候给呢?”

    姜唯:“明天或者后天。”

    姜叙辰:“是什么奖励?”

    姜唯:“什么都可以。”

    姜叙辰高兴极了,姜唯看了一眼等得不耐烦的徐弈北,对姜叙辰说:“我在工作,先挂了哦。”

    电话讲完了,姜唯刚扬起职业微笑,徐弈北豁然站起身。

    “你可以走了。”他的声音很冷。

    姜唯一时有些懵,事情还没谈完。

    她跟站了起来,局促不安,一看就知道是因为工作没完成。

    徐弈北心里一阵凄凉,刚才那样温柔的表情和甜美的声音,以前只对他才会出现,现在,是对着别人。

    当着他的面,对别人这样!

    徐弈北紧紧地捏着拳头,手背的青筋明显凸起。

    “姜唯。”

    “怎么了?”

    姜唯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她从来没见他那么生气。

    “怎么了?”徐弈北气笑了,她竟然对自己的行为一无所知。

    这是完全不在意他了。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徐弈北说完,抬步就走,头也不回。

    姜唯愣在原地,脑中一直回荡着他那句话。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我不想看见你。”

    她的心突然很痛很痛。世界好像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外面晴朗的天空蔚蓝的海洋,全都暗了下来。【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