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第一百零一章

作者:雪上一枝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珍珍的感受可没有何梅梅那么好, 每次考试过后, 看到何医生领着女儿上门,如此反复三四次, 她虽然谈不上厌烦,但讨论这些事情是需要时间的,而她的时间向来比较紧张。

    本来小学不像初中和高中那样有频繁的考试,但农场小学不一样,杨光胜校长野心勃勃,一心要把农场小学打造成远近闻名的明星小学,因此在各方面都抓得很近,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各班级的班主任,任课老师都要随时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和成绩,那就必须经常考试了, 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到中学班,无一不是七天一小考, 半月一大考,因为需要印刷的卷子实在太多, 校长为此还专门成立了印刷部门,赵珍珍托人买了一台印刷厂被淘汰下来的机器,节约了不少成本。

    何梅梅是那种天资一般, 但也有点小聪明的学生, 也就是说, 她用功和不用功,一周前和一周后,考出来的成绩差异可以是很大的。

    赵珍珍自己的几个孩子都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因此,不能什么有效的经验。

    “赵校长,梅梅的这个成绩真让人忧心,她以前并不这样啊,你说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赵珍珍给他倒了一杯水,笑着说道,“何医生,你家梅梅的班主任是谷老师,她原来是平常一中的老师,教学经验十分丰富,在这一方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觉得还是要从梅梅自身找原因,是不是最近作业没能按时完成”

    在一旁的何梅梅立即说道,"赵阿姨,我每次作业都早早写完了”

    这话倒也没有撒谎,但何梅梅粗心大意,有时候一道题能错好几次,而且她写作业快,目的是为了尽早和两个堂哥一起出去玩儿。

    赵珍珍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何医生,要不这样吧,你明天有时间吧上午你跟我去一趟学校,关于梅梅学习上的事情,我能给的建议也不多,你还是跟她的班主任来沟通一下吧”

    因为职业的关系,何医生在大多时候下,算是比较冷静理智的,但唯独在这一件事上,他很清楚自己做的有点过分,每次领着女儿从赵珍珍家里出来,他心里有些喜悦,但同时也有些懊恼。

    男女之情,难在双方情愿,若只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的话,结局一般都不会太好。

    而他,是一个不喜欢悲剧的人。

    就连看在西安看皮影戏,他都要挑大团圆的剧目来看,哪怕本身的内容并不算太精彩。

    按理说,像他这样的人,明知一件事不可为,可能会是悲剧收场,就不应该去做。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每次梅梅的成绩发下来,第一时间就想跑到赵家去。

    何庆海笑着点点头,客气的说道,“那就麻烦赵校长了,明天我一定过去”

    第二天,何医生一大早就起来了,特意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就连何梅梅的小辫子也比之梳得更整齐一些,谁知父女俩高高兴兴的出了门,正要和赵珍珍一家一起去学校,没想到赵家的大门外面是上了锁的。

    何医生心里有些失望,何梅梅同样不高兴,嘟着嘴说道,“爸爸赵阿姨为什么不等着我们啊

    这个问题的答案何医生也很想知道。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你赵阿姨是校长,可能需要办的事情比较多,早去一会儿是应该的,咱们也快走吧

    去往农场小学的路上,何医生沉默不语,将女儿转学后,他去赵珍珍家里五次的情况都回想了一个遍,确定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也就是说,赵珍珍目前应该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得到这个结论后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成年人的世界向来没那么单纯,何医生看起来不关心政治,很少跟赵珍珍说起时局,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他当然是关心政治的,而且对平城之外的情况特别好奇,说是去各地游玩,其实也有窥探的目的。

    这次他趁着过年放假,还带着何梅梅去了一趟上海和北京,不去不知道,这两个地方的气氛和平城还有山西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平城算是最安静的了,即便是粮荒也没有闹乱子,山西要乱一些,但老百姓尚还能过平静的日子,但这两个地方几不一样了,人山人海,轰轰烈烈,全民。,甚至大部分学校和工厂都处于半停课和半停工状态他一个旁观者看着,觉得这些人简直已经疯魔了。

    但此刻,他觉得疯魔的还有自己。

    “爸爸已经到了”

    何庆海回过神来,牵住女儿的手说道,”梅梅,你先去上课,爸爸先去找一下你赵阿姨,等说完你的事情,爸爸就要去上班了,你想不想吃医院食堂的烧饼“

    何梅梅高兴的点了点头,最近何奶奶总嚷嚷着面粉不够吃,做馍馍都要掺上一半左右的玉米面,她和爷爷都觉得难吃死了。

    “你放了学直接来医院找我,爸爸给你买一个烧饼吃”他们医院食堂细粮也很近紧张,每个职工一天只能打一个烧饼或者白面馍馍,其余的都是粗粮。

    何庆海打听着来到校长办公室,但赵珍珍并不在,一个年青的女老师接待了他,说赵校长大概去开会了,给他倒了一杯水之后也夹着书本上课去了。

    他一个人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十分平常的办公室。

    一张半旧的枣木办公桌靠窗放着,上面除了一盏台灯和一个笔记本之外没有别的,靠墙是一个文件柜,里面的文件码放得整整齐齐,再就是一进门门后摆着一张洗脸架,旁边还有个放衣服的钩子,上面挂着一个军绿色的挎包。

    何庆海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正是赵珍珍平时用的。

    她的挎包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发现有个书角露在了外面。好奇心驱使他上前走了几步,将那本书飞快地拽出来看了一眼。

    原来是高中物理课本。

    何庆海略略有些意外。

    赵珍珍的文化水平不高,不光是二爷爷和二奶奶知道,就连何奶奶也是知道的,但何庆海最近虽然和赵珍珍交谈比较多,但话题都是围绕孩子来进行的,他想多说一些私人话题都没有机会。

    何医生作为一个单身男人很有自觉,不会主动跟别人打听赵珍珍的事情,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尤其赵珍珍的情况还比较特殊。

    她看着是离婚了,但似乎也没那么简单。

    不过,此刻何庆海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赵珍珍既然要自学高中课程,那么,他最近有空,他可以教她的呀

    因为这个想法,何庆海越想越高兴,以至于赵珍珍和杨校长走进来都没有第一时间发觉。

    赵珍珍看到何庆海愣了一下,笑着说道,“何医生来了,你稍等啊”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赵珍珍已经走到隔壁,将之前那个年轻的女老师叫进来了,“小李,你领着这个学生家长去找一下三年级一班的魏老师”

    农场小学外来生源很少,何梅梅又是校长亲自经手的转学生,因此比一般的学生更重视些,但无奈的是何梅梅这个学生梅没什么亮眼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学生家长肯主动了解孩子的情况,魏老师还是很高兴的。

    接下来的时间,何庆海和魏老师就女儿的学习问题交流了半个小时,但大部分时间都是魏老师说,他一边听一边认真的点头。

    最后魏老师指出了何梅梅最大的缺点,那就是上课不认真,做作业也不认真,考试的时候粗心大意,这些都是造成她成绩忽高忽下的主要原因,希望家长能权力配合,一起克服掉这些不好的习惯。

    何庆海跟魏老师保证回去一定对孩子严加管教,就客气的跟魏老师道别了。

    他人都已经走到大门口了,忽然觉得出于礼貌起见,应该去跟赵珍珍说一声儿才对,于是,他又走回校长办公室。

    赵珍珍正在和杨校长讨论学校是否有必要建立教师的奖罚机制。

    一开始杨校长以为学校资金比较紧张,做事儿都是尽量能不花钱就不花钱,一切花钱的项目都不敢多想,但最近几个月他发现,原来学校的经费也没有那么紧张,虽然和以前他们惠阳县四小最鼎盛的时期没法比,但和一般的小学差不多。

    也就是说,只要是不太费钱的项目都可以考虑一下。

    当然了,杨校长不是那种铺张浪费的人,他一向认为钱要花在刀刃上,他们学校绝不会像公社小学那样,赶潮流办什么运动会和劳动号召大会,不但要花钱买材料,对学习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还让孩子们的心玩儿野了。

    他经过仔细观察和慎重的考虑,发现本校学生的学习热情是十分高涨的,这些孩子虽然吃不太饱穿不太暖,但因为之前在农场的生活更加糟糕,所以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不但这些小孩子们,任课老师一个个也都非常认真,尤其有些老师本身身体不好,但从来不会请假,都是带病坚持工作。

    杨校长认为,这种工作态度很值得表扬,仅有口头表扬是不对的,他准备落实到实处,就是给一部分表现优秀的老师发些福利。

    赵珍珍虽然对他的整体思路是赞成的,但她不建议区别对待,认为如果发福利,应该一视同仁。当然了,她也知道这种做法不公平,但在这种非常时期,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周全。

    本来发福利是好事儿,但如果有的有,有的没有,难免会造成有些人情绪低落或者过激,如果因此影响到教学质量或者带来其他的负面影响,那就的得不偿失了。

    但杨光胜毫不客气的反驳了她的这个建议。

    ”赵校长,你这么做根本起不到激励的作用,倒可能引起相反的效果这就等于变相告诉大家,干多干少一样样,认不认真也是一个样,那以后谁还肯卖力气用心教学生呢”

    赵珍珍笑笑说道,“本来老师们都是没有工资和福利的,咱们拿着学校的经费给他们发福利,还不知道上头领导是什么意见呢,要不这样,我打一个申请上去,如果审批过了,就按照杨校长的意思来”

    杨光胜脑子转的很快,态度一下子没那么冲了。

    “赵校长,咱们学校的事情没必要都往上汇报,其实这也花不了多少钱,就汇总到食堂的费用里就行了,要是按照你说的方法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的话,对很多教师就不公平了,比如那个田润生教授,身体很差,但教学态度非常认真。”

    学校教师的情况赵珍珍都了如指掌,她当然知道田教授的事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杨光胜看到她沉默了,继续说道,“田教授的表现很好,但有些人就不行了上个学期还勉强算是合格,最近对待工作是越来越不行了中学班的苗兰兰,这个年轻人特别懒,已经被我发现好几次迟到的现象了,而且,她授课水平也不稳定,这样的人,享受和田教授一样的待遇,也太便宜她了”

    赵珍珍听到苗兰兰这个名字皱了皱眉头,说道,“还有这么不认真的人你回头找她谈一下,要还是这种表现的话,干脆调回农场算了”

    杨光胜点了点头,对这个提议很赞同。

    赵珍珍不想在上一个问题上继续纠结,就问道,“杨校长,你有没有想过这个福利的内容,具体是钱还是物”

    关于这一点,杨光胜也已经想好了,他说道,“现在发东西太扎眼了,还是直接发钱比较好”

    赵珍珍的想法却完全相反。

    两个人正为此争论的时候,何医生敲了敲门进来了。

    赵珍珍没想到何庆海竟然还没有走,她冲他笑笑,说道,“何医生,已经和梅梅的老师沟通好了以后关于梅梅学习上的事情,你如果有任何的疑问或者意见,都可以直接来找魏老师”

    何庆海点点头,虽然心里舍不得走,但很显然赵珍珍很忙,而且他们之间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走出门外,听到杨校长在问他是谁,赵珍珍用很平常的语气回答。

    ”一个学生家长。“

    樱桃公社医院的规模不算大,连何庆海在内,一共只有五个大夫,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而且身体不好,上不了夜班,所以夜班都是他们四个人轮流上的,最近一两年何庆海因为去世的妻子,怕触物生情,不太愿意回家,所以帮人上了不少夜班,而且还攒了不少调休的假期。

    何庆海回到医院就决定,将最近的夜班都调成白班儿,然后让医院尽可能多的给他拍休假。

    这样的话,他就会有不少的空闲时间,先抓紧熟悉一下高中课本,然后就可以找机会去跟赵校长自荐一下。

    何庆海不知道,其实赵珍珍已经为自己找好了老师。

    农场小学现在已经纳入正规,日常事务虽然比较繁琐,但一大部分都被杨校长揽过去了,赵珍珍下午在学校一般是不忙的,这个时间她就用来自学高中课程。若是遇到什么不懂得地方,她就去请教吴清芳,但幼儿园的事情比较多,她自己这样总离开工作岗位也不太合适,赵珍珍就考虑着,要给物色一个老师。

    学校里人才济济,可以这么说,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可以教她了,考虑到方便的因素,她找了隔壁办公室的李维青。

    李维青是小学里为数不多的年轻女教师之一,她本人才从平城大学毕业没两年,是因为父亲李教授的原因才被全家下放了。这个姑娘性格特别开朗,听别人说,即便是在农场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这姑娘看到人从来都是笑眯眯的。

    她被调到小学以后,工作态度也特别积极,每天早早就来了,李维青负责的是五年级的两个慢班,但她很有耐心,不到备课认真,还会针对不同差生的情况单独补课,这才一个学期的时间,慢班的总成绩就提高了不少。

    李维青高中知识学得很扎实,又是才毕业没几年,当即就做出来一份详细的教学计划,而且每天都会认真地备课,如此一来,赵珍珍的学习进度快了很多。

    当然了,这件事儿瞒不住人,没多长时间,几乎全校都知道了李维青在给校长补习的事情。

    大多数人对这件事儿都没什么意见。

    学校的教职工泾渭分明,像食堂和行政这些岗位的人员都是国家正式的工人,每个月都有工资,但同时普遍文化水平都不高,对于他们来说,更关心的是粮店能不能买到粮食,副食店的饼干到没到货,教师们虽然都是劳改犯,但最低学历也是大学毕业,赵珍珍的文化程度比较低,虽然这并不影响她在学校的威信,但一个人好学,不管什么年龄,都是值得鼓励的。

    尤其是杨校长听说后,还专门写了一副”天天向上,努力学习的大字儿送给了赵珍珍。

    杨光胜的书法比不上专业人员,但在普通人里也算是很不错了,他一直为自己能写一手好字儿而自豪。

    但这让一个人很不高兴了。

    她就是跟李维青一个办公室的苗兰兰。

    苗兰兰最近心情很不好,她年前其实又去找了一次小苏,上一次已经够没脸的了,这次小苏直接没让她进门,把她堵在院子里,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更难听了,说她一个大姑娘没羞没臊,简直跟一个狗皮膏药一样。

    苗兰兰看到小苏很高兴,尤其是小苏最近半年没怎么下地干活儿,整个人都白净不少,显得更加年轻帅气了,他说的话虽然很过分,但她当时没往心里去,而是笑着说道,“小苏哥哥,这是我家里才寄来的绿豆糕,可好吃了,你快尝一尝吧”

    自从和张敏好上之后,小苏看到苗兰兰就特别的烦,尤其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收到心上人的信了,心情本来就不太好,这会儿别说是绿豆糕,就是龙肉估计也没有兴趣吃,就不耐烦地伸出胳膊挡了一下。

    苗兰兰的绿豆糕不是从副食店买来的,而且她母亲自己做的,酥软清甜,一点儿都不腻,比卖的还好吃,他们家每年都要很多分送给亲戚,但大概是现在粮食供应太紧张了,可能做的也不多,统共就给寄来两斤。

    因为是自家做的,包装就很简单,外面就用了一层油纸包着,小苏这么一甩胳膊,正好碰到了油纸包,绿豆糕一个个都滚落在了泥巴地上。

    苗兰兰心疼的弯下腰一个个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她这个时候还没有太生气,抱怨道,“小苏哥哥,你不吃就算了,怎么还给我打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么紧张,吃镉绿豆糕多么难的”

    小苏被她一声小苏哥哥恶心到了,更加不高兴了,撇撇嘴说道,“你喜欢吃你自己吃别送到我这里来你的任何东西我都不稀罕顺便再送你一句话,就你这样的,这么上赶着,哪个男人都看不上”

    小苏这话说得太过分了,苗兰兰一下子火了,她本来就是个有脾气的姑娘,这会儿也不心疼点心了,将油纸包往旁边随便一放,毫不客气的说道,”小苏哥哥这话说得好没良心,你以前少吃我的东西了那时候怎么不说不稀罕不但如此,你还跟我一起看星星,还畅谈你的人生理想“

    小苏听到这话也怒了,以前他不过是看不惯苗兰兰,特意哄骗她的东西吃的,至于看星星谈理想,确有其事,但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的还有很多人

    他这个人本来就年轻气盛,虽然不会和以前那样随便动手了,更不会打年轻姑娘,但他此刻看着苗兰兰,对她的厌恶到了极点,动作比脑子还快,伸手就要打人,幸而当时梁校长和小胡都在,赶紧上前把他拉开了。

    梁校长爱管闲事儿,尤其看到苗兰兰蹲在地上痛哭的时候,觉得这姑娘虽然脸皮厚了点,但其实也挺可怜的,就打圆场道,“小苗啊,小苏这些天很忙,大概情绪也不太稳定,你们的事儿既然说开了,那就是没什么关系了,你以后也不要自找没趣再来了,你呀,也是个好姑娘,好姑娘一定得自重知道吗”

    苗兰兰又气又羞,掩面哭着就走了。

    从那以后,苗兰兰对小苏不是喜欢而是恨了,她一想到那些被小苏和小胡们吃掉的奶糖,肉脯,饼干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心里就特别的气愤,虽然小苏后来给了她二十块钱,但这些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这几年物资都很紧张,她能想象到,为了排队给她买饼干和奶糖,她爸爸可能半夜就会起来了,天不亮就第一个去副食店排队。

    他们这些可恶的男人,根本不配吃她的东西

    苗兰兰情绪不稳定,对待工作自然没那么上心,高兴了讲得很好,不高兴了就随便对付,她还自以为别人不知道。

    人和人是不能对比的,以前在农场的时候,因为她的父母经常寄东西过来,苗兰兰觉得她一般人都要幸福一点,但自从和李维青分到一个办公室后,她的这一份心理上的优越性也荡然无存了。

    李维青是跟着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一起下放到农场的,农场小学成立后,她和哥哥都被调到小学工作,兄妹俩每天一起来一起走,中午食堂人很多,去完了一般就只有主食没有菜了,但李维青从来都不用担心这个,因为每天都有哥哥早早把饭菜打回来了。

    兄妹俩感情特别好,说说笑笑的样子让苗兰兰看了很是羡慕。

    苗兰兰冷眼观察,李维青似乎不知道从来不知道烦恼,看到谁都是一脸笑容,本来她和她都是中人之姿,需要用心打扮才能看出来是漂亮姑娘,但李维青比她爱笑,因此在学校里更受欢迎。

    特别最近还被狐狸精选中了

    这让苗兰兰又嫉妒又有点莫名生气。

    这天她上完课,杨光胜一脸严肃的和她谈了话,严厉批评了她最近的工作态度,要求她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如果到月底,她的情况还不能改善,所带班级的月考成绩也下降了的话,那就只能请她哪里来哪里去了

    这一席话让苗兰兰又惊又怕,她一想到要去农场下地干活儿就不寒而栗,出于生存本能,迅速就把其他事情抛到了脑后,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

    她悬着一颗心等到月底成绩揭晓,还好成绩和比一次月考提高了一点点,她的工作算是保住了。

    杨校长出于职业习惯,最爱盯着苗兰兰这种属于破车经常需要修理的老师,虽然她这次侥幸过关了,但一场思想教育还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最多隔上半个月,一定会抽时间检查一下苗兰兰的工作。

    若是苗兰兰所在的班级没有进步,他一定会说,”小苗老师啊,你要珍惜现在的工作机会,你们是劳改犯,国家不可能给你们发工资,但学校体谅到你们的辛苦,每个月额外发给你们十斤玉米面,目的就是让你们更积极认真的对待工作,我知道你们农场可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你要是不想做这一份工作,肯定会有很多人抢着要过来的“

    苗兰兰一听到这种话就特别紧张,偏偏杨校长几乎每次都要提到。

    不得不说,杨校长这一招非常管用,苗兰兰很快就变得规规矩矩的,每天认认真真的工作备课,甚至为了能让班里的学生分数提高一点,下了班回到农场还会琢磨如何授课的效果会更好。

    ”赵校长在家吗“

    吃过晚饭之后,赵珍珍和孩子们一起都在学习,忽然听到何医生的声音,她还没来及吩咐,二宝已经站起来了,说道,”妈妈我去给何叔叔开门“

    一打开门,何梅梅就高兴的举起手里的网兜,对建国说道,”二宝,这是我奶奶做的酥饼,可好吃了“

    王建国最喜欢吃点心了,不过因为有大人在,他还是先笑着说道,”何叔叔好“

    自从上次领着他去见了何梅梅的班主任,何医生已经有一段日子没上门了,赵珍珍将桌子上的课本收起来,笑着迎过去。

    ”赵阿姨你好“何梅梅很有礼貌的跟她打招呼,顺便将酥饼交给她。

    何奶奶做了大半辈子的医生,是个真正的大好人,一开始她和赵珍珍并不熟,但听二奶奶说了不少她的事情,觉得一个女人带着四个孩子非常辛苦,门对门住着,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就会端过来一碗,赵珍珍尽可能回馈,有时候还回去何奶奶家里坐一坐,没想到两个差了四十岁的人很能聊得来,两家关系算是又进了一步。

    赵珍珍冲梅梅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梅梅,我昨天碰到你们魏老师了,她说你最近表现不错”

    何梅梅身子一动不动,生怕赵阿姨摸不到她。

    她带着点羞涩说道,“谢谢赵阿姨夸奖,魏老师对我特别好,我不能辜负她的期望”

    赵珍珍又摸了一把她的头,说道,“梅梅真是懂事儿了”

    何梅梅还是一动没动,她此刻想的是,其实在家里爸爸也拍过她的头,爷爷奶奶也经常摸她的头,但现在除了奶奶偶尔会抱她一下,别人都不会抱她了,赵阿姨摸她的头了,又摸她的头了,接下来,会不会抱抱她呢

    可惜现实很快打碎了她的梦。

    何医生看到女儿总傻站着,就上前扯了她一把示意让她坐下。

    何梅梅气鼓鼓的坐下,白了爸爸一眼。

    "赵校长最近在忙什么呢”

    赵珍珍正要回答,老三建昌特别自豪的说道,”何叔叔,我妈妈每天都和我们一起学习,她自学高中知识呢“

    本来何庆海已经准备好了如何把话题绕到这上面,现在三宝主动说了,这一句话让他省了很多事儿,就冲三宝笑了笑,扭头说道,“赵校长白天忙工作,晚上还要学习,可真是孩子们的榜样”

    说到这里不等赵珍珍说话,接着又说道,"也是巧了,前些天我翻出来高中课本,闲的没事儿看了看,觉得学起来的确很有意思,有些知识点不琢磨一下的话,一下子还看不明白了赵校长,我要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肯定要过来请教你啊”

    赵珍珍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一口拒绝了,“何医生,不瞒你讲,我其实只有小学文化,初中的课程也是后来学的,现在才开始学习高中课程,连高一的知识点都还没有学完,就凭我这水平,肯定是没办法教你的,不过,我在学校给自己找了一个老师,她每天给我上课,授课水平很不错,你要是一定要学,不如抽空去找她指点一二吧”

    虽然已经雨预料到了赵珍珍的态度,但此刻真正被她拒绝以后,何医生的一颗心瞬间就凉透了。

    何梅梅一边和二宝一起看连环画,一边密切观察着爸爸和赵阿姨的对话,此刻看到她爸爸似乎变了脸色,立即说道,“爸爸我困了,咱们走不走啊”说着还打了一个呵欠。

    何医生有女儿给他台阶下,立刻就下了,他迅速收敛了自己内心的感情,抬腕看了一下,说道,“哎呦是不早了,赵校长,学习的事情改天再说,我们先回去了啊”

    赵珍珍不想额外惹麻烦,话里有话的说道,“梅梅,你长大了要懂事儿了,你爸爸工作忙,以后给阿姨送东西这种小事儿,你自己来就可以了不然的话影响不好”说着将网兜还给她,里面的油纸包不见了,但装了四个红彤彤的苹果。

    何梅梅最喜欢吃水果了,看着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根本没仔细听赵珍珍的话,就用力点了点头。【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