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第 269 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闻翘身形未动, 神识瞬间便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

    然而神识所及之处, 却未发现任何异常,那道影子仿佛是她的幻觉。正如同前段时间, 他们刚从藏云峰回来休息三日后, 睁开眼时突然看到的那一幕。

    当时闻翘以为是自己看错。

    神识横扫一遍, 没有发现丝毫端倪,闻翘的眉头微微蹙起,突然开口“出来”

    室内安安静静的。

    朝阳升起后, 闻翘抿着嘴,冷着脸走出客院, 来到药房。

    宁遇洲正在炼丹,眼角余光看到进来的人,手上的动作未有丝毫停顿, 流畅而快速地打出丹诀。丹炉里发出嗡鸣之声,显然这一炉丹正处于关键时刻, 但他丝毫没有焦虑凝重之色,那施施然的模样, 仿佛在做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

    直到一炉丹炼成, 宁遇洲漫不经心地将飞出来的灵丹抓住, 笑问道“阿娖怎么来了”

    闻翘坐在他身边, 不高兴地说“夫君,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直不肯出来, 还偷窥我。”

    宁遇洲的手一顿, 取出丹瓶将炼好的灵丹装好。

    “夫君, 我们要不要想个办法,将它逼出来”闻翘突然问。

    宁遇洲转头看她,见到她脸上露出跃跃欲试之色,笑着说“何须如此麻烦既然它选择在你面前暴露,可见阿娖对它是不一样的,只须等它自动送上门即可。”

    闻翘再次拧起眉,“它会出现吗我不喜欢躲躲藏藏的家伙,要么就干脆点。”

    “应该会吧。”宁遇洲没将话说太死。

    她的性子直,行事素来喜欢光明磊落,不行就打一顿,对那些躲在暗地里窥视搞阴谋的存在确实不喜欢。宁遇洲明白这是她的性格,他倒是挺喜欢的,大概是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格外偏爱那些自己无法拥有的美好的东西。

    闻翘最后勉强地答应了,“那好吧,我再等等。”

    宁遇洲见她脸上露出郁色,到底有些心疼,便给她出主意,“既然它喜欢灵丹、灵果和灵石,你便用这些东西来引诱它”

    听完宁遇洲传授的计策后,闻翘高高兴兴地离开药房,带着一群云兽出去搞事。

    接下来的日子,闻翘每晚都会在窗台边放一颗灵丹和灵果,翌日她再看时,那灵丹和灵果已经不见踪影。

    如此连续几日后,闻翘突然不再放灵丹和灵果,仿佛以前的事情没发生一般。

    这日,闻翘从打坐中睁开眼睛时,再次看到那一闪而逝的影子。

    “不准走”闻翘喝了一声。

    可能她的声音惊到那东西,闻翘清楚地看到那影子呲溜一下,躲到房梁上的柱子后面。

    闻翘极有魄力地说“你要是再走,以后就别来找我,我也不会再给你灵丹和灵果,丢给云兽都不给你。”

    房柱后面“”

    威胁完,她又说道“行了,出来吧,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保证不会做什么。”

    似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闻翘还特地在周围布下禁制,只要有人过来,马上就能发现。

    做完这些后,闻翘继续等。

    等了一会儿,都没有等到柱子后面有什么东西出现,闻翘纵身跃到房梁上,伸手就往那里抓。

    手抓了个空。

    闻翘眉头一跳,明明感觉到那里有东西,为何没抓到

    心头微凛,她绕到柱子后,瞬间便和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对个正着。

    霎时间,四目相对,两双同样干净纯澈的黑眸仿佛倒映着对方的身影,莫名地,竟然有些相似。

    闻翘皱起眉头,忍不住说“这是什么东西”

    “我才不是东西”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气急地说,一只半透明的乳白色的胖手指着她,“你也不是东西”

    闻翘点头,“当然啦,我是人。”

    说着,她打量坐在横梁上的小娃娃,一个三头身的胖娃娃,身上穿着简单的衣袍,像是哪家的小孩子。然而此时这小娃娃的身体是半透明的,一副随时可能会化作青烟消失的模样,没有丝毫重量。

    只有形体却无实体。

    半透明的小娃娃听到她的话,不高兴地说“你才不是人。”

    闻翘“我哪里不是人”

    “你和我一样。”小娃娃争辩说。

    闻翘想拎起这古怪的小娃娃,询问清楚自己一个人,到底和它如何是一样的不过看在这小娃娃看起来实在太脆弱,而且没有实体,根本没办法拎起来的份上,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她没再纠缠这问题,转而问道“我叫闻翘,小名阿娖。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小娃娃道“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听那人族的男人叫过你的名字。”然后它怅然地说,“我没有名字,不过他们都叫我宿星。”

    “宿星谷宿星大陆”闻翘惊讶说,“难不成你是宿星谷化形还是宿星大陆化形”

    小娃娃突然生起气来,怒道“我才不是宿星谷,也不是宿星大陆,我是宿星图”

    闻翘脱口而出“你是二十八宿四象图”

    小娃娃点头,“他们确实是这么叫我的,不过我不喜欢这名字,太长了,我觉得宿星图更好。”

    闻翘久久没说话。

    小娃娃偷偷瞄她,见她不说话,心里也有几分忐忑,忍不住暗暗吞咽了口唾沫,胖乎乎的双手绞在一起,小心翼翼地说“你、你别告诉其他人啊,要不是咱们都是一样,我才不会找你呢。你的灵丹和灵果真好吃,能给我补充灵气,还有吗”

    脑子还懵着,话已经脱口而出“灵丹是我夫君炼的,你可以找他。”

    “才不要,要是让人族知道我,一定会对我做可怕的事情,我才不要呢。”宿星小娃娃开始抱怨,“你都不知道,那些人族好可怕每次我醒来时,都会发现他们到处找宿星图,还残害宿星谷的传人,要是他们知道我,肯定会对我做很可怕的事情,甚至为了抢到我,自相残杀,我不喜欢”

    闻翘终于接受眼前的小娃娃不是人的事。

    不仅不是人,还是二十八宿四象图。

    闻翘盯着半透明的小娃娃,辩解道“胡说,我夫君是好人,他对二十八宿四象图没兴趣,不会对你做什么可怕的事情的。”

    就算她一副“我家夫君天下第一好”的模样,小娃娃还是无动于衷。

    虽然宁遇洲也没做什么事,但不知为何,宿星图面对他时,打从心底畏惧,不敢和他接触。以前能让它产生这般惊惧畏惧之心的存在,不是在神明界,就是在“无渊之暗”,让它莫名地觉得这人来历不凡。

    “你难道不想要灵丹吗我夫君会炼很多灵丹呢。”闻翘诱惑它。

    小娃娃忍不住舔了舔嘴,极品灵丹的味道真不错,没有丝毫杂质,能补充它需要的灵力,若非它实在太需要灵力补充自己的力量,否则也不会直接在闻翘面前暴露,抢走云兽们的灵丹和灵果。

    想到这里,它羡慕地看了一眼闻翘。

    大家都是同类,为何人家混得这么好,它混得这般失败呢

    宿星图最后还是屈服在灵丹下,“那、那好吧,如果只有那人族男人,我勉强可以和他见见,其他人就算了,你一定不能告诉其他人啊。”

    “放心,我才不蠢呢。”闻翘拍着胸口保证。

    药房里,刚炼完一炉丹的宁遇洲发现身边飘着一张传音符。

    他取过传音符,将之打开,里面传来闻翘的声音“夫君,今晚一定要回房,我要和你一起睡觉。”

    宁遇洲“”

    这话太有歧意,思想歪了点的人,还以为这是来自娇妻的深夜邀请。

    可惜这对夫妻还是清清白白的,有名无实,加上娇妻是个“正直”到一窍不通的,绝对不会有如此美妙的邀请。反倒是作丈夫的本性有些不正,忍不住想歪了下,幸好很快就板正有些污的思想。

    宁遇洲伸手抹了把脸,将灵丹收起后,抚了抚微乱的衣服,便起身离开。

    不用等晚上了,他现在就等不及想回房和小妻子一起睡觉。

    宁遇洲刚走到房前,发现周围布了禁制。

    他的神色微顿,伸手将门推开。

    “夫君,你回来啦”

    推开门时,就听到小妻子清清脆脆的声音。宁遇洲抬头看去,接着见小妻子站在房中央,笑盈盈地看着他,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娃娃从她身后探头,正用一双乌溜溜的眸子窥视着他。

    宁遇洲“”

    “夫君,你回来得真快,我原本还想等你晚上回来,再告诉你的。”闻翘说着,转头看向攀在她肩膀上的小娃娃说,“我夫君回来啦,你不和他打个招呼吗”

    小娃娃小心翼翼地觑向宁遇洲,乖乖巧巧地用小奶音打招呼“宁哥哥,你回来啦。”

    宁遇洲“”

    半刻钟后,宁遇洲坐在桌前,对面是闻翘,桌上坐着一个眉目如画、乖巧可爱的孩子。

    “夫君,事情就是这样。”闻翘指着坐在桌上的小娃娃说,“他只肯接受见你,其他人都不见,你给它一瓶灵丹吧。”

    小娃娃马上期盼地看着宁遇洲。

    被一大一小盯着,宁遇洲发现他们的神色格外相似,那是一种未经尘俗污染过的纯粹。

    他默默地将刚才炼好的一瓶灵丹递给那叫宿星的小娃娃。

    宿星马上喜笑颜开,伸出半透明的手抓住丹瓶,丹瓶就消失了。

    “咦,你也有储物空间”闻翘好奇地问。

    “当然有啦,否则我怎么装东西你应该也有吧”宿星询问,觉得他们都是一样的,当然也有啦。

    “储物袋算不算”闻翘询问。

    宿星“那是人修炼制的储物灵器,怎么能算你自己的储物空间呢”

    “没有。”闻翘弱弱地说,“不过我夫君有哦。”

    她家夫君觉醒帝羲血脉后,同时衍生出一个生命空间,非常厉害呢。

    宿星忍不住看向宁遇洲,小眉头拧在一起,仿佛十分纠结,不知道怎么形容它现在的心情。

    宁遇洲看了他们半晌,缓声开口“你是二十八宿四象图的器灵罢,你怎么会变成这模样”

    闻翘微怔,心头恍悟,原来是器灵。

    然后她想到什么,惊讶地说“难道二十八宿四象图是神器听说只有神器才能诞生器灵。”

    宿星没否认,瞅着闻翘,暗忖大家都是器灵,可它混得这么惨,闻翘却混这么好,让它实在羡慕。

    “我受了很重的伤,就变成这样。”宿星说着,取出一颗灵丹吞下去,极品灵丹的味道让它忍不住高兴地眯起眼睛,“宁哥哥炼的灵丹里的灵力非常丰富,能给我力量。”

    “你是怎么受伤的”闻翘好奇地问。

    宿星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多说。

    闻翘又问“那我夫君炼的灵丹,能让你恢复吗”

    “不行,灵丹虽然比其他东西的灵力丰富,对我的帮助并不大,最多只能让我维持清醒。”

    闻翘恍然,想起先前它说的,它好像时常会陷入沉睡之中,直到再次积赞到足够的灵力,才能从沉睡中醒来。

    不过每次它醒来后,好像都发生不好的事情,让它对人族防备很深。

    这也是人修自己作的。

    闻翘没为那些修炼者辩解什么,拉着宿星图东问西问,问得小娃娃眼睛发困后,方才道“行啦,你先去睡觉,明天咱们再一起玩。”

    宿星图不再躲起来,闻翘也愿意和它玩的。

    宿星高兴地说“好啊好啊。还有,我其实不用睡觉的,不过睡觉不会浪费太多的力量,不然我很快又会陷入沉睡。”

    难得遇到同类,而且还是混得这么好的同类,它并不想再陷入沉睡之中。

    宿星很快就消失。

    它来无影去无踪,很难让人察觉。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以现在的修炼者的实力,想要发现器灵并不容易,若非器灵主动暴露,否则他们无法发现它。

    宁遇洲看着宿星消失的地方。

    窗外的天色不知不觉暗下来,天边闪现星子,星子一颗一颗地点亮夜空,装点着宿星谷安静的夜晚。

    见他久久凝视,闻翘疑惑地问“夫君,你看什么”

    宁遇洲回神,朝她笑了笑,似是不经意地说“阿娖,宿星图似乎很喜欢你,愿意听你的话。”

    “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它说我们是同类”闻翘一脸纳闷,继而有些紧张地问,“夫君,你说它是不是已经看破我的身份”

    宁遇洲慢条斯理地取出一瓶灵丹递给她,说道“可能吧。”

    闻翘继续纠结,“它应该不会透露出去吧二十八宿四象图可是宿家的东西,如果它要告诉宿家人”

    “不会”宁遇洲肯定地说,“宿家人只是二十八宿四象图的守护者,凡人没有资格让神器认主。”

    闻翘终于恍然,怨不得宿陌兰以前也说,宿星谷是二十八宿四象图的守护者,从来没有说是拥有者。

    “原来是这样,宿星既然是二十八宿四象图,它怎么会将自己整得如此惨咦,不是说只有宿家血脉才能打开二十八宿四象图吗这宿星是怎么回事”

    闻翘终于被弄糊涂了。

    宁遇洲看她满头问号,忍不住失笑,“想知道问宿星不就行了这些它应该知道。”

    接着不等她说什么,宁遇洲就拉着她起身,朝内室的床走去。

    他可是记得,今天她特地给他传音,让他回来陪她睡觉呢。【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