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武器的来历

作者:吾道长不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快更新异数定理最新章节!

    在接过夏吾手里左轮手枪的时候,何云婷只觉得心底发寒。

    她开始理解赫胥黎那种“不计代价也要将夏吾控制住”的想法了。费尔巴哈机械物质是概率魔法中的概率魔法,是现有魔法之中优先度最高的存在。在很多魔法研究者心目当中,这个魔法不是破坏力最大的,却是最特殊的,也是最强的

    。这么说吧,不管什么流派的魔法师,只要手中有了费钢武器,就可以根据费钢武器改变自己的魔法构筑,让自己拥有更多、更灵活的打法,衍生出许多过去完全无法做到

    的战术。甚至在费钢出现之后,太阳系之内的政治格局都改变了。迹众神与外星人依旧是高高在上的,但是迹神明却凭借出产费钢的能力,拉拢了人类。而圣逐也比过去更加

    介意人类的力量。人类内部势力划分,也因为费钢的流入而出现了些许动荡。

    这都是因为费尔巴哈机械物质对其他魔法那种近乎绝对的否定。

    所谓“否定迹的迹”,就是如此。而这般矛盾的魔法,也让人类觉得,它或许比所有魔法都更加接近“真理”、“真实”、“一般规律”。甚至不少魔法师都将这一条魔法的存在视作“理所当然的背景”而构建自

    己的世界观。

    而现在……

    “否定迹的迹”也被其他迹所否定了。它不再凌驾于其他迹之上了。那么,这个凌驾于“费尔巴哈机械物质”之上的迹,又是什么鬼?它难道真的比“费尔巴哈机械物质”还接近世界的真实?那这个世界是什么玩意?某个三流作家笔下的三

    流故事的背景?

    这个话题……这个想法本身就让觉得觉得浑身发冷了。

    以至于夏吾将手枪扔给她的时候,她还有些发晕。“喂,仔细看看这枪啊。”夏吾提醒道。这手枪有费钢的构建,里面有费钢子弹。而费钢武器在这个城市非常少见。这玩意只有某些迹神灵才能创造。而迹神灵又一般会用费尔巴哈机械物质与人类换取任何可以称得上“知识”的东西。理想国是汇聚了人类研究者的集体,所以他们也是唯一掌握着稳定的费钢供应渠道的团体。而大康采恩

    直接从神灵手中获得的费尔巴哈物质不多,可他们却可以利用自己所掌控的庞大资源,从理想国手中取得部分费钢。

    除此之外,部分国家的独立学术机构,或者偶尔有所得的个人,都有零星获得费钢的记录,但数量都没法保证。

    绝大多数情况下,费钢都是以“镀在武器开刃处的贵金属”的形式存在的。

    “费钢子弹”这种东西,绝对,绝对只会出现在达尔文斗犬等少数部队里面。可以说,每一颗费钢子弹,以及每一把存在费钢构件的枪,都是可以追溯来历的。

    辛德瑞拉扫了这枪两眼,皱起眉头:“这不是……赫尔的那把枪吗?”

    “嗯?”夏吾感到怪异:“你们还让人缴械过?”

    辛德瑞拉摇了摇头。在从太空电梯里坠落进那篇不知所谓的“海”之后,他们检查装备,发现几乎所有费钢武器都遗失了。包括费钢的剑、匕首、护臂等小面积护具、含有费钢构件的枪械以及

    大部分费钢子弹。除开预备用来抵消魔弹射手副作用、与普通子弹混装的少量费钢子弹之外,他们一点费钢都没剩下。

    “让你们陷入那个‘无尽战斗迷宫’的迹,对费钢是无效的?但是偏偏又有少量的费钢进去了啊?”夏吾有些疑惑。“关于费钢与或然世界互动的问题,案例非常的少。按照道理来说,对费钢而言,‘或然世界’就等于是‘不存在的’,费钢当然不可能进入一个‘不存在的地方’。但反过来说,既然‘或然世界’对于费钢毫无意义,那么它也不会对费钢造成任何影响。如果将‘费钢’与‘费钢的持有者’的相对位置视作是一种‘固有的真实’,那么或然世界也无法对这个‘固

    有真实’造成影响。”何云婷摇了摇头,勉强找回状态。她拿起那把手枪,仔细看了看:“没错,确实是赫尔的……就是我们从太空电梯里坠落时遗失的那一把……”

    辛德瑞拉不明所以:“那它为什么会在这里?在瓦达德手上?”

    何云婷指了指瓦达德:“得问他了。”瓦达德被控制了起来,刚才还在赫胥黎手上的手铐现在转移到他身上了。这手铐会有效的压制他的魔法——刚才他差点靠着社会系魔法翻盘的一幕,让两名女性斗犬印象

    深刻。可以说,如果不是夏吾在下手抓他的话,这里可能已经死人了。而在场的所有护卫都被辛德瑞拉打昏了。她用刀子逼着瓦达德对其他下属下达了“一切正常,警戒解除”的指示。这也算是极权领导者的好处之一了。正常状况之下,那些护卫首先还要怀疑一下,瓦达德阁下是不是已经被敌人挟持了。但是瓦达德自己就不怎么干净。偶尔有一些冒险进来的敌人,还会被他捉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魔法实验,

    甚至院子里还有一大块区域,是那些护卫根本不允许接近的“禁地”。

    所以哪怕瓦达德下了这么离谱的指令,那些护卫队也只当是“瓦达德先生又要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当然,按理说,瓦达德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范的。这家伙好歹是一代枭雄,是扶植某个精灵魔法部落、从思想上控制一个暴力集团的家伙,甚至在好多年前还在奥尔格·刘的

    事情里面掺过一脚。作为一号人物,他总归是要用语气啦、暗示啦之类的东西提示一下自己的手下护卫。

    但在意识到“我一枪打死了一个或然神”之后,他整个人都蔫儿了,双目失去了光彩。

    瓦达德并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着“主角属性”这种扯淡的东西。在他的视角里,事情是这样的。

    他射出一发费钢子弹,这发费钢子弹正好击中钢柱,跳弹击中了自己的倚仗之一,作为“或然神”的盟友,然后盟友就死了。

    因为费钢不受任何魔法或迹的干涉,所以那一发子弹的轨迹绝对没有被任何神秘力量操纵。

    所以一切都纯是运气问题。

    他一枪打死自己的盟友,就是他个人的问题。

    他真的就是这么倒霉的一个个体。

    “这不可能。”瓦达德喃喃:“我不应该是……是……”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倒霉蛋啊!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梦……

    辛德瑞拉用匕首顶住他的喉咙:“喂,我问你,这把枪,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

    刀刃抵住血管的时候,一股寒意刺激着瓦达德的神经。

    他脑海之中闪过了奥伦米拉最后对他说的话。

    ——倒是你,之后还会有一次戏份……奥伦米拉从来都是语焉不详的,说话云山雾罩。所谓“一次戏份”具体是指什么,他是不会解释了。类似的话,这位预言之神过去就说过。瓦达德在仔细分析这位神的一言

    一行后,就有种错觉——那个预言之神眼中的“命运”,好像是某种带有“剧情”的文艺作品一样。他一直觉得这种说法非常荒诞。他有完整的记忆,并且从那时一直活到现在,期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呼吸,都在做事。他是一个独立的人。人生怎么可能有“戏份”这种东

    西呢?

    但在这一瞬间,这个念头开始无限放大。

    ——我是假的……不,这里不是真的……不,我……这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瓦达德脸上露出扭曲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不管了……不管了……不管什么真的什么假的……我只要……只要……活下去就好。哪怕没有“戏份”……

    “预言”加速了这位法师的精神崩溃。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这些是神……那些神送来的。”

    在瓦达德的描述之中,几人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事情的经过。

    简单来说,就是这些武器从斗犬身上脱离之后,就出现在了太空电梯里。而另一方面,或然神又没法使用这些武器——他们碰都不能碰。加纳科乔这些具有必然世界血肉之躯的或然神,大抵还可以抓住这些费钢武器进行搬运。而传统的、整个个体都是从或然世界涌现的或然神就惨很多了。他们的对这些费

    钢武器施加的力,会被费钢判定为“不存在”。这些代表“现实”的武器,他们举都举不起来。

    对于这种用起来不方便、不小心还会送命的家伙,或然神们自然不会想着带在身上。

    而另一方面,那天控制太空电梯的人,其实是瓦达德的下属。

    别忘了,瓦达德是魔咒政府的特别顾问。而魔咒政府则是目前控制加纳科乔的军阀政府。太空电梯以及边缘的海关,瓦达德都有资格插手。

    这一批武器,就顺理成章的落到了瓦达德手中。

    只不过瓦达德也没法将那些玩意全部戴在身上——这会和他惯用的几个仪式产生冲突。

    目前他身上就只有这把手枪。

    “剩下的那些装备呢?”辛德瑞拉追问。

    “在城堡的另一端……我可以领你们去……”瓦达德艰难的说道。

    辛德瑞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可以补充一点装备,还是现在最缺的那种。我都觉得这好像打游戏拿奖励了。”

    瓦达德浑身一颤,身子一缩:“我是一个……游戏Boss?”

    辛德瑞拉古怪的扫了他一眼,低声道:“何姐,我觉得你可能需要给这家伙看看脑子。他好像是有点……创伤后应激障碍?现在脑子好像不清醒呢……”“我管他清不清醒呢?”夏吾劈手夺过瓦达德,抓住瓦达德的头发:“喂,先生,我现在很有礼貌的问一件事。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处于一个很克制的状态……咳咳,我要问

    的是,你和奥尔格·刘这个家伙是什么关系?”

    “奥尔格·刘……你居然也问奥尔格·刘?”瓦达德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也再问?现在这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吗?”

    夏吾对这个答案多少有些不满。一股剧痛碾过了瓦达德的身体。夏吾压住翻滚的呕吐欲,对着几乎昏厥过去的瓦达德说道:“别企图岔开话题,我问,你答。”瓦达德脸上一阵挣扎:“我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哪里走漏的消息?为什么……为什么我用奥尔格·刘开发的那个魔法召唤出个垃圾,就被斗犬发现了?不应该啊,这个魔法…

    …不可能啊……”

    “啪”的一下。夏吾抽了瓦达德一耳光:“少废话!”何云婷眉头微皱。她觉得夏吾这样做有些不妥。这倒不是说不能虐待敌人。在某些紧急情况下,她也曾对敌人进行刑讯逼供。这是无奈之举,因为如果不能快速撬开那些

    恶魔科学家、魔法恐怖分子的嘴的话,说不定就会有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人受害。

    但是,夏吾现在所做的事情,和单纯的“刑求”相去甚远。

    这家伙看上去,只是在发泄情绪。情绪这种东西,是会和“行为”相互影响的。并不是说把一股情绪、一股气宣泄出去了,这股情绪就不会再度产生。能被行为宣泄出去的,只有“压力”。有些时候,宣泄的“

    过激行为”甚至会反过来扭曲人的精神。

    “不带善意或恶意、仅仅为完成一个明确目标而施以暴力”,与“凭借自身意志施加暴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当然,何云婷现在也还没有出手阻止。夏吾看上去还控制得住自己,现在的状况大概还在“发泄”与“刑求”之间,没有暴走的迹象。

    不过……想到这里,何云婷看了一眼还在昏迷当中的赫胥黎。赫胥黎被辛德瑞拉刺了一剑,内脏受到了重创,失血接近濒死。何云婷用魔法提振了他的生命力,然后辅以药物让伤

    口愈合,但赫胥黎还需要休息。

    ——还好这家伙昏着,如果他醒着的话,怕不是用强也要打断那孩子的行为……——这家伙,吃亏在完全不会做人啊。【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