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彼岸岛!

作者:执笔天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快更新玄天魔帝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岁月,陈然自是没有急着离开时空之地。

    他勾动古老的时空伟力,为时空之地,为月九陵打下一道不毁的屏障。

    战争过后。

    时空之地百废待兴。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

    不时地,他们会看向那座巍峨的大山,眼中流露感激。

    山上的人,拯救了时空一脉。

    他们很清楚,纵使没了时空之山,未来他们时空一脉也将因此而鼎盛!

    这一日。

    天狱城主和月乾尘两人拜访了下陈然。

    临下山。

    两人止不住的看向山上的身影。

    他们能感觉到陈然年岁不大,甚至小的有些不可思议。

    尽管没问,但他们明白这并不是什么老怪物的存在。

    不过也正是因此,才倍感震撼。

    “你说他和老祖到底什么关系?”天狱城主忍不住问。

    “这我哪知道。”月乾尘摇头,眼眸复杂。

    曾经对于修过去未来之道,他是自信的,可遇到陈然之后却是不复存在。

    “也不知老祖何时能醒来。”

    “他说不会很短,但也不会太长。”月乾尘笑了起来,眼中的复杂敛去,化为欣喜。

    “到时候,我们时空一脉应该会出现一个领悟至高本源的存在。”

    山上无岁月。

    时光易流逝。

    陈然沉浸在大道中。

    尽管他没有炼化时空之印,但其中的大道对他启发也很大。

    陈然很清楚,时空至高本源他早晚都会掌控。

    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随着岁月的前行,他必然悟得时空。

    “到时,我或许可以去躺一躺初始……”

    当年在纪元古树他退了下来,一直觉得可惜。

    若是能得见初始,他或许就能明白更多。

    那是纪元的初始,规则的形成,纪元的形成……

    对于这个隐瞒了苍生太长岁月的秘密,陈然迫切的想将其解开。

    不过这些年。

    陈然想了更多。

    “解开之后呢?”

    陈然问自己。

    “若事实与我想象的不同,那我是否还能坚持自我?”

    每每想到此,陈然总会沉默。

    但想久了,也就洒然一笑。

    若不能坚持了,他也就不是陈然了。

    不论结果如何,他总是需要前进的。

    来到纪元十界匆匆已过两个纪元。

    陈然看到了很多,懂得了更多。

    世人皆说懂得越多越迷茫。

    可在陈然这里,懂得多了,反而越发坚定。

    身处这孤独的世间,陈然也只有这一个坚持了。

    这一日。

    林朝歌急冲冲跑上来。

    “大哥,我要跑路了,以后再去找你。”他脸色发白。

    陈然神色古怪,忍不住告诫:“做人还是不要太浪。”

    林朝歌讪讪一笑:“懂得。”

    随后。

    林朝歌就是一溜烟跑了。

    远处天狱城主一脸煞气的跑来。

    身后跟着愤怒,但又幸灾乐祸的沈清心。

    很显然,林朝歌打天狱城主主意的事情暴露了。

    天狱城主真是脑瓜疼。

    原本以为林朝歌是个好弟子,好孩子,可他麻竟然打主意打到她头上。

    还想当她女儿的爹?

    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陈然,有没有见到林朝歌。”天狱城主喘气问。

    “刚走。”

    “该死!女儿,去追!”天狱城主低骂,走了。

    沈清心看着陈然,倒是一脸恭敬,深深拜了下再走。

    陈然张了张嘴,觉得沈清心虽表现的不在乎,但显然对林朝歌情根深种。

    他有心提醒,但想到自己对感情的事本就不太懂,也就没说了。

    顺其自然。

    对于这类事,陈然向来不会强求。

    陈然低头。

    这座假的时空之山越发巍峨了。

    “老头,我也要走了。岁月虽长,但有些故友可能如你一般在苦苦等我,我需要去告知他们一声我陈然还活着。”陈然浅笑。

    他以为自己能融入这陌生的世间。

    两个纪元下来,他尝试着如此做。

    可到头来,他依旧像个旁观者,孤独的一人向前走着。

    这一路他得到了不少友谊。

    可…谁懂他陈然一生所望?

    到头来,他还是一个人。

    “不能再留下遗憾了。”

    陈然低语着。

    千年后。

    陈然悄无声息的离开时空之地,远行而去。

    他如过客。

    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

    始终不曾停留。

    ……

    彼岸岛位于一片汪洋大海上。

    大海带着一抹血色。

    有人说这是苦海。

    凡俗若划舟过苦海,便能登上彼岸。

    也有人说这是人间。

    偌大古海映衬着世间的悲欢离合。

    所谓的彼岸,也不过是从一个起点,走上了另一个起点,始终不悟触碰终点。

    不过不管如何,彼岸岛对于中央纪元来说就是一个强大,恐怖的势力!

    这一日。

    荡漾的海面。

    陈然踏步而来。

    他如仙人,超凡脱俗。

    陈然突兀想到这,洒然一笑。

    仙人?

    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陈然看了眼四周,发现有船只破浪前行,也有人如他走在海面,更有人御空而去。

    彼岸岛在陈然眼中,无疑是一个很繁荣的势力。

    陈然来到了这。

    因为这里有故人。

    不过陈然还没法算出这里有谁,甚至不知是敌是友。

    天道,天祖,六道大帝……

    陈然不知是谁在此。

    不过陈然也不在乎。

    既然算到了在中央纪元这里有故人,想了很多的陈然肯定是要来见一见的。

    若是好友,自然相视一笑。

    至于敌人,也没想过一笑泯恩仇。

    有些因果,不是随着岁月流逝就能淡去的。

    “也不知道谁在这里。”陈然笑笑。

    他的卜算之道,再加上已有雏形的时空之道,其实能算出很多东西。

    不过在彼岸岛上有些东西隔绝了他的感知,所以他不知道在此的人是谁。

    但这不重要。

    既然来了。

    陈然终归是能知道的。

    陈然不急不缓的向前而进。

    对于他来说,如今最不缺的或许就是时间了。

    随着前行,随着接近彼岸岛,此地也是越发热闹。

    不过到后来。

    陈然看到了许多其他势力的修士。

    他讶然。

    这时才感知了下众人所说。

    “每个纪元,彼岸岛都会对外招婿,又是一年时啊!”

    “也不知道这一次有谁!”

    “呵呵,终归都是想抱彼岸岛这条大腿的。”

    一道道声音传入陈然的耳朵。

    陈然失笑。

    原来如此。

    对此他也没在意。

    世间纷纷扰扰,总是逃不过名利权势四字。

    很快。

    陈然来到了彼岸岛前。

    目之所及是一座庞大到超过纪元世界的大岛。

    苍茫,古朴,恢弘。

    据传彼岸岛五百纪元一破。

    旧彼岸岛破碎,新彼岸岛在其上建立。

    悠悠岁月,历来如此。

    中央纪元顶尖势力很多,但彼岸岛绝对是最悠久的势力之一。

    陈然抬头。

    目之所及是一座望不到顶的巨塔。

    塔身漆黑,绘刻繁复古老的纹路。

    陈然微微挑眉。

    虽在外面看不真切,但那纹路定然不凡,连陈然一时都看不透。

    这是彼岸塔。

    据说通往真正的彼岸。

    外人不知真假,但彼岸岛的修士对此都是充满崇拜,犹如信仰。

    而且此塔本身也是玄妙神秘,对于修行彼岸之道有着极其强大的辅助作用。

    陈然站在外面,凝视许久。

    越看…越觉得不凡。

    而且。

    陈然眼神越发古怪。

    因为在他的感知中,他那位故人似乎就在彼岸岛极高处。

    “怎会如此?”

    陈然自语。

    一路走来,陈然放开道念知道了很多,知道彼岸塔对于外来修士有很大的限制。

    陈然沉默许久。

    此事有些棘手,毕竟陈然也不能直接强闯。

    “先找人问问吧。”陈然想到了纳兰雪。

    而这时。

    哗然顿生。

    远处有强大的气势肆虐。

    有强者来了。

    “是九莲灭世阁的人!”

    “他们怎么会来?”

    “中央纪元五大最古老的势力,九莲灭世阁再怎么说也不会来彼岸岛‘相亲’吧。”

    众人不解。

    彼岸岛招婿由来已久,却从未听说哪次有相同的顶尖势力过来。

    而且还是极为霸道,爱面子的九莲灭世阁。

    陈然看去。

    带头是一个黑发男子,眉心有黑莲印记,强大,神秘,不凡!

    这是一个一看就能让人心生畏惧,自卑的男子。

    “天啊,是九莲灭世阁的少阁主赵九幽!他可是有四百纪元劫的修为了啊,他怎么来了?”

    众人惊呼。

    这是名传中央纪元的人物,未来不陨落,必然会成为九莲灭世阁的阁主!

    对于这位的到来,众人满是不解。

    当然。

    他们绝不会往招婿这件事情上想,毕竟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陈然看了眼便是收回视线。

    每个地方总会有这般耀眼的存在,让太多太多生灵觉得泯然众人。

    而像赵九幽这般存在,中央纪元并不少。

    陈然没多想,在等待着。

    不过很快。

    陈然就是抬头望向前方。

    那里。

    红衣黑刀,极其醒目的纳兰雪走了出来,引起不少哗然。

    “纳兰雪都出来迎接赵九幽了么。”

    众人无不这般想。

    赵九幽冷傲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就是释然。

    他嘴角罕见浮现一缕笑容,向前走去。

    纳兰雪看到了他,微微一愣,不过只是轻轻点头。

    而下一刻。

    在赵九幽脸色发僵,众人发懵的注视下。纳兰雪走向陈然,微微一礼:“倒是没想到陈道友这么快就来我彼岸岛。”【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