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无媒苟合,好重的罪名!(二更)

作者:叶阳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快更新盛世凰谋:天妃最新章节!

    武青钰是天蒙蒙亮时回的帅府。

    彼时雨已经完全停了,天地间却起了很大的雾气,整个都灰蒙蒙的,十分压抑。

    他昨夜也淋了雨,再加上和那些流民还有士兵都有接触,虽然军中老资历的大夫诊断过后也说这种疫病一般是体弱者和伤着才比较容易感染,不过回府之后他还是第一时间就泡了热水澡又换了干爽的衣裳出来。

    长泰进来收拾。

    武青钰把团成团的旧衣踢给他:“拿出去烧了。”

    “是!”长泰拎了衣裳出去,没多一会儿就又回来复命,“要让厨房准备早饭吗?二公子您也忙一夜了。”

    武青钰心里有事儿,这会儿也没胃口,只坐在桌前摆弄着几个小瓷杯子随口问道:“大哥那边有消息吗?还有……问过父亲什么时候能回来吗?”

    长泰摇摇头,神色之间也满是忧虑:“世子那边暂时还没消息传回来,不过他忙完之后也应该会直接回军营吧。侯爷这两天一直住在城防营的卫所里,属下问过田管家了,说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早上就差不多能回了。”

    长泰一边说着,一边就仍是怪,忍不住的问道:“公子您既然不放心世子,回军营等消息多好,为什么要急着回帅府?”

    至于向武勋禀报昨晚的事,并非是要武青钰亲力亲为的,谁都能代为传话的。

    武青钰兀自玩了那几个杯子半晌,却始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此刻才稍稍抬眸看了他一眼,最后却没说话,直接站起来往外走:“既然父亲今天就能忙完,那你去城防营催一下,请他立刻赶回来吧,就说我急着见他。”

    他说完,就绕开长泰先走了出去。

    长泰应声,转身也出门去了。

    武青钰直接就去了武勋的房。

    因为武勋房里放着舆图和一些战报兵,他人在的时候一般还好,院子外面只留两个亲兵把守,一旦他不在府上,这院子外面就是六十名亲兵分两队十二个时辰轮值当差的。

    武青钰平时在帅府的时候,也经常出入武勋的房找兵看,亲兵并不会挡他。

    他人进了房,本来是想来翻京城方面来的信的,可是事到临头,伸了手又缓缓的缩了回去——

    这样的怀疑自己的父亲,让他打从心底里抵触!

    犹豫再三,武青钰就坐在了案后,随手拿起桌角放着的兵翻看,翻到第二本时——

    却是不期然,两个信封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他弯身捡起,一封是给武勋的,一封是给他的,给武勋的那封已经拆阅过了。

    林彦瑶的字迹他还不是很熟悉,可老夫人的笔迹他却是烂熟于心的,想到武昙说林彦瑶和老夫人寄信的事,他自然顺手就拆了。

    长泰出门,刚好和武勋走岔了路,没截到人。

    武勋回到帅府,听门房的人说武青钰回来了,而且还在找他,就一边让人去叫武青钰,一边自己先回了住处,走到院子外面又被告知武青钰在他的房……

    武勋也没多想,大步进了院子,一把推开了房门。

    彼时武青钰就坐在里面的案后,手里拿着本兵,目光落在上面却明显是在神游。

    开门声惊醒了他,他才连忙收摄心神。

    抬眸,看见是武勋回来,就放下本站了起来。

    武勋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心不在焉,却只以为是因为昨晚武青林差点遇险的事,于是就一边解下披风一边肃然问道:“怎么会连夜就跑回来了?是军中出了什么事么?”

    武青钰道:“军中无事,是前两天我奉命往常兴镇粮仓运粮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还险些连累到大哥!”

    武勋手下的动作一顿,回头,拧眉问道:“怎么?”

    武青钰不疑有他,就大致的将当时事发的经过说了。

    不过因为武昙和雷鸣都有言在先,他就自然避过他们两人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横竖是将事情的始末交代了。

    武勋听完,就是脸色骤变,惊疑不定的追问道:“你确定你大哥并无妨碍?”

    “当时正好有个通晓医理的朋友在,他说那种病症一般通过伤口感染起来最迅速,因为发现及时,那妇人并不曾真的近大哥的身,想来是无事的。”武青钰随口应付了一句。

    武勋当然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病症。

    他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锄掉武青林,但却又不得不谨慎小心,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真的让瘟疫扩散开来。

    毕竟瘟疫一旦扩散,是很难跟控制住的,历史上但凡是爆发了大的瘟疫,经常会整城整村的人都死绝了才算。

    所以,他在用这一招的时候就额外的小心,特意嘱咐过曾文德,选了一种要经过特殊途径才容易感染发作的疫病,当然——

    这种病,一般的强壮健康的人虽不容易染上,可一旦染上了,病情就会迅速恶化,治愈的可能也几乎是没有的,而且从病发到死亡,就只需要三五天。

    本来这个计划算是天衣无缝了,曾文德让人把病人用过的帕子交给那妇人,武青林意外受伤,蹭了那帕子上的脏东西,十之八九是要病发的,三五天之内人就会没了,也不会有人把事情联想到一群无辜的流民身上,届时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上报成是感染了疾病暴毙的,这件事甚至都不会有任何的后续麻烦。

    退一万步讲,就算事后有人会怀疑到那些流民身上,可是时过境迁之后,去哪里查证?

    明明是深思熟虑过,可以确保万无一失的一个计划,怎么就会出了这样的意外?

    武勋心中怒极,偏又面上不能表现出来,他就只装着沉郁的问武青钰:“你说是刚好遇到你大哥的朋友从附近路过?是他的什么朋友?”

    陆之训明明说那些搅局的都是武青钰的朋友的,难道是消息出现了偏差?

    武勋心中更觉事情变得棘手——

    如果是武青钰的朋友,他三两句话就能问清楚来路,可若是武青林的交情,武青钰就未必知道底细了。

    只是武青林平素和哪些人来往,他基本上都心里有数,来元洲城这几年,武青林虽也结识了城中的一些人,但据陆之训得到的消息,那些人里不乏身手了得的随从……

    据武勋所知道的,在这元洲城之内不该是会有养得起这些好手的人。

    而且——

    到底是怎样的人家,十几个人出门,里面居然还会带着大夫?

    武勋的心中十分警觉,就只想着从武青钰这里套话。

    不想,武青钰却根本就没有给他解惑的心思,只有又随口敷衍了一句:“父亲管这做什么?总之是大哥吉人天相,算是遇到贵人了吧。我回来,是因为我们从此事推论到其中的牵连必在军中,所以得请示父亲,后面该怎么查。”

    武勋哪里想管这事,却又不得不在他面前表现的深以为然,感慨着叹道:“照你这么说,军中必有内鬼,只不过贸然的大肆查问,未免会闹得人心惶惶,毕竟有许多都是跟随我出生入死多年的旧部,叫他们知道我在怀疑他们,是要寒了他们的心的。”

    “那父亲的意思就是暗访了?”武青钰反问。

    对武勋的解释,他能接受,毕竟领兵打仗,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军心。

    武勋点头,斟酌着还是想把话题往武青林那些“朋友”上引,武青钰却相当干脆,已经不打算过问此事了:“嗯!反正出了这样的事,父亲既然城中已经忙完了,随后就赶紧返回军营却跟大哥商量对策吧。”

    他这样的不配合,打了武勋一个措手不及。

    武勋被噎了一下,不由的怔愣。

    等到下一刻,武青钰面上的表情却就更显得凝重起来,直视着他的目光道:“父亲,您恕儿子逾矩,想问您个私人问题。”

    武勋心不在焉,脱口问道:“什么?”

    武青钰抿了抿唇,还是有些难以启齿,又重新鼓足了勇气,方才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问道:“您对林相一家,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这问题问的猝不及防,武勋猛然一惊,眼神里都带着几分来不及掩饰的愕然,蓦的抬眸。

    迎上武青钰的视线,他就更是眉头紧锁,不确定道:“你说什么?”

    “林相!”武青钰道,既然已经开了口,他便也不再遮遮掩掩,正视武勋的面孔,字字清晰的道:“当初因为大哥和武昙生母的死,我知道林相一家不仅怪罪到了父亲身上,而且还闹得很过分,甚至是几次三番让您在京城的勋贵圈子里大失颜面,然后后面的这十多年,两家人更是从亲家变成了互不来往的死对头。父亲,如今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儿子好,您对林家人的看法究竟是怎样的。”

    武勋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些琐事上,但又被他问得有点无从回避,一时间就有点微愣,很是反应了一会儿才不悦的沉声斥道:“多少年的陈年旧事了,好端端的提它做甚?”

    他转身去解外袍,佯装要更衣。

    武青钰却是不依不饶的上前一步,又挡在了他面前,面色纠结的再次直视他的目光,逼问道:“儿子就是想要知道。咱们是亲父子,儿子想要知道父亲心里真实的想法,当年因为林相的不留情面,父亲怨恨他们吗?记恨他们吗?”

    说是质问武勋,可是话越是往后说,他自己的神情和语气却反而已经越发显得矛盾和痛苦。

    武勋看他这个样子,也是眉头越皱越紧。

    因为他是个严父,从小到大真正直接管到武青钰的时候不多,甚至于武青钰也不是很喜欢亲近他。

    他小时候刚回京城之后有段时间,只要武勋回京探亲,就各种刻意的表现,读或者练武,武勋知道,他那是小孩子的好胜心作祟,总想把武青林比下去。

    等后来他一直不给回应,武青钰就也不经常出现了,再到后来武青林被册封了世子,一切尘埃落定,武青钰除了平时见谁都甩脸子,一副纨绔相到处瞎胡混,就也再没有别的过激的举动了。

    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个孩子公然站到他的面前来,没头没脸的质问。

    武勋隐约意识到是发生了什么事了,脑中思绪飞转,再飞快的打量一遍他这间屋子,看见桌角上被动了的,就是眼皮直跳。

    这两个月家中无变故,孟氏又被关了,就已经很久没收到家了,他都差点忘了,前面的那两封信他看过之后顺手塞到了桌角的本下面。

    武勋的眸色一深,一把拂开武青钰,继续宽衣:“人与人之间的事,岂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我的事,轮不找你来过问,你没事就出去吧,军中不是有事么,我要收拾了赶过去。”

    武青钰被他推了个踉跄,却仍是不依不饶的再质问:“父亲对林相和林家怀恨在心?这么多年都耿耿于怀不曾忘记?你是准备将这事儿记多久?一辈子么?”

    这样的话,已经等于是挑战了武勋身为父亲的权威!

    他霍的回转身来,严厉的训斥:“你在胡说什么?又是谁教给你这样跟为父说话的?还不给我出去!”

    他这样的反应,现在落在武青钰眼里就成了明晃晃的心虚。

    武青钰只觉得眼眶胀痛,可他一个大男人,又自是哭不出来的,强忍着心中的失望和怒意,从袖子里掏出来那两封信甩在武勋面前,沉重道:“儿子娶了林家的女儿,父亲很不高兴?不止不高兴,您甚至都不愿意承认这个儿媳?”

    其实武勋此刻是可以反驳解释的,他只需要说之前是因为太忙忘记了,武青钰就算不全信,也不可能为了两封家就对自己的父亲不依不饶。

    可是——

    武青钰这番质疑的态度,却刚好踩在了他的痛脚上,当面揭了他的短!

    武勋容忍不了自己的儿子用这样审犯人一样的态度来质疑他的人品,武青钰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明晃晃的耳光打在他脸上,疼的厉害。

    他怒发冲冠,一瞬间脾气就跟着攀到了极点,他目光阴鸷的盯着武青钰,要不是努力克,这一刻就已经要动起手来。

    而这种心虚的表现落在武青钰眼里,就更是印证了猜测,让他心里一凉到底,心里积压了许多年的那些话突然就再也藏不住了,脱口而出:“当初你跟我母亲无媒苟合,本就是你们对不起林家大娘,是你们有错在先,林老相爷找上门来,不过就是替女儿抱不平而已。没想到父亲你居然会是这般心思狭隘之人,就为了林家当初的作为,竟然耿耿于怀了这么些年么?”

    这两封信寄过来有两个月了,哪怕是武勋当时不得空给他——

    儿媳怀孕,这是天大的事,随后怎么都会找到机会告诉他一声的。

    可是从头到尾,武勋只字未提。

    武青钰其实打从心底里也是敬重自己的父亲,并不想用这样的恶意来揣测对方的,他一开始的质问还有些一时意气的成分,而武勋接下来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然后一点一点将他打入了深渊之中。

    父亲他就是故意的!

    他对林家冷漠记恨,也是打从心底里不承认林彦瑶这个媳妇儿,才会连对方怀孕这样的大事都隐瞒了下来!

    现在又不是战事吃紧的当口,他回京一趟又不会怎样!

    武青钰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了,眼中泛起泪光,忍不住的就嘲讽的笑出声音:“父亲,你在我眼里,一直是个光明磊落的英雄,但是今天,我突然觉得……那也许就只是我的一个幻象!”【首发.请记住网址(www.Ltxstxt.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