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幸福吗?

作者:丁公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现在身体刚康复,还不能大鱼大肉的暴饮暴食,酒也不能喝,可是人家小姑娘一番美意,总不能拒绝吧,那也太不识抬举了。再说唐柔出事时,柳潇潇和刘莉始终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这份情义千金难买。

    “行吧,那下了班我们联系,就近找一个饭馆,随便吃点什么就可以了。”我回复道。

    柳潇潇发来一个撇嘴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开心,勉强说道:“好吧。”

    接下来我重新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将公司最近一段时间的内部新闻都浏览了一遍,又将这一个月来各个销区的营业额什么的过了一遍,认真盘算我不在的这个月业绩上的损失。

    奇怪的是,虽然我受伤住院,华南区这个月的销售业绩却比上个月有所增长,还真像刘莉说的那样,广州和珠海两大经销商的销售明显有了提升,一个月从工厂发了好几次货,还都是现金结算。

    除此之外,其他几个经销商的销售也有所提升,广东区就不说了,广西和海南这几个销区业绩也有所上涨,看来上次的市场调研和客情维护还是起了作用。

    看到这份漂亮的业绩曲线,我欣慰不已,真是天道酬勤,只要我们这边一发力,客户哪里就有了直接回馈。这样的势头不错,坚持下去完成年度任务还是很有希望的。

    下午我把华南区的业务员和开单员都叫到办公室里开会,发现管虎没来,一问才知道,自从郭世鸿被抓之后,管虎也消失了,跟公司招呼都没打就不来上班了,也不知道是跑路了,还是跑回老家去了。

    这个人自己走了再好不过了,免得让我动手辞退他。旷工三天以上公司就可以辞退了,管虎自己消失得没个人影,连辞退协议都省了。

    现在公司里我讨厌的人,或者我的对手基本都走了,梁天和李凯因为蓄意谋杀被逮捕,虽然谋杀未遂,起码也要判个一两年,这份工作是保不住了,公司不会再要他们。郭世鸿也进了监狱,到底判多少年还不好说,但是这下子也算是彻底掉进了谷底,这辈子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了。

    在公司忙碌到快到下班时间,柳潇潇发来微信,问道:“方经理,可以出发了吗?你几点下来,我在地下车库等你。”

    “好的,我六点钟下来,你稍等一会儿,我把手头这点工作处理完。”我回复信息说道。

    处理完手头的事,清理了桌面,洗了茶壶茶杯,我走出办公室,打了卡坐电梯下楼。下到地下车库,走到自己的车旁边,就听到一阵车喇叭声,扭过头看到一脸清纯的柳潇潇笑容满面地看着我,笑道:“方经理,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嘛,身体恢复得真好,走路虎虎生风的。”

    “哈,必须的,恢复得不好怎么敢来上班。”我笑了笑说道:“走吧,你在前面带路,我跟在你后面,沿途看到有合适的饭馆就停下来。对了,怎么你就请了我一个人,没请刘总吗?”

    柳潇潇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意味,掩饰道:“我跟刘总提到过,她说她有事,改天再说。”

    听柳潇潇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不太想叫刘莉,她只想单独跟我聊聊,刘莉在旁边显然就有了顾虑。不过这样也好,今晚我就跟柳潇潇说清楚,我们不般配,她还是找个合适的男孩子谈恋爱吧,我不能耽误了人家。

    我们开车经过一家叫紫月阁的地方,是一家茶楼,有古筝表演,还有茶艺,也带着饭菜,倒是一个很幽静的地方。在门口停好车,我和柳潇潇走进去,要了一个雅间,先点了一壶茶,然后点了几个菜,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静等着饭菜上桌。

    柳潇潇原本可能有一肚子话想跟我说,可是真坐在一起了,却又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了。等饭菜上来后,两人吃了几口饭,柳潇潇抬起眼皮盯着我说道:“方经理,你这段时间明显瘦多了。”

    “瘦点好,瘦点人身体轻便,精神嘛。”我笑笑说道。

    柳潇潇是没话找话,可能很多话不好说出口吧,顿了顿说道:“你很爱唐柔。”

    我没回应,只能笑笑,老公爱老婆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嘛。再说了,如果当初不是彼此相爱,唐柔怎么可能嫁给我呢,我的条件根本就配不上人家。

    “要是有个男人像你爱唐柔姐一样就好了,看到你能为她出生入死,连性命都不顾忌,我很感动,也很……也很难过。为什么这个人是她,而不是我,我真恨自己晚生了几年,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柳潇潇吸了吸鼻子,眼睛里有晶莹的泪光闪现。

    既然话说到了这份上,我也该表态了,轻轻叹了一口气,柔声安慰道:“潇潇,你心里想什么我大概也知道。你是个单纯的好姑娘,一定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的。我可能是你来深圳后遇到一个可以信任的学长,虚长你几岁,社会经验和工作经验稍微丰富点,所以你觉得我好。其实我是满身的缺点,只是你暂时看不到罢了。你这么优秀,遇到一个更加优秀的年轻才俊只是个时间问题,等到了那一天你会感到幸福。我不适合你,也配不上你,真的,你千万不要往这方面想了,我们不可能有结果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有结果,可是我还是经常忍不住想你。”柳潇潇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用餐巾纸擦了擦眼泪,说道:“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动心,破坏别人家庭,我父母如果知道我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还不得揍死我。”

    我的心也是一阵绞痛,一段无望的爱恋,短暂的甜蜜过后是漫长的痛苦,心如刀割。其实感情最折磨人,再美好的感情,都要经历一番生不如死的考验。

    我苦笑道:“那就忘掉我吧,迅速找到你的真命天子,也许已经为时不远了。”

    “但愿吧。”柳潇潇叹了口气,凄凉地笑了一下,端起茶杯说道:“我以茶代酒,祝你和唐柔姐永远幸福。”

    我端起茶杯,与柳潇潇碰了一下杯子,说道:“也祝你幸福,我们都必须幸福。”

    我们嘴上都说着幸福,可是真的会幸福吗?所谓的幸福又是什么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